学长的女友

寒假最后受中学学长邀请,到北部渡假, 他在最后一个星期回家我无家可归,留在这边拍拍照, 自助旅游。 这位学长无才无德,性格吊儿郎当,中学时与我共同参加社团, 他人际关系很好没甚么朋友的我蒙他照顾不少, 本应对他包容。 毕业一年半,甚少联络,抵达北部机场才发现他交上女朋友, 是当地原住民与汉人混血高约1.6米,五官像欧洲人, 乌黑长发灯光下略呈棕色身材平板,衣服即使只穿一件薄衣服也很难发现胸部。 这是几天相处下来的观察。 学姐性格无从挑剔,好得不得了,学长也算有眼光。 北部东天甚是寒冷,第一个星期学长载着我参观各景点。 每晚例行回学长住处晚饭,他很久没吃南部菜色, 我在胖妹那里学了几道菜恰好能应付一星期料理。 北部天气严寒,学长家装设有不错的暖气, 我们进门第一个动作就是脱衣服。 学姐有一个动作冷我很在意,她脱去外套, 之后必定除下腰间皮带。 她配带一条白色爆裂皮制,大大的黄铜装饰孔, 她不过很普通地抽出来但那纤细的腰,漫不经心的动作, 就是觉得好看很诱惑。 最初几天,他们规规矩矩的。 到得很四天晚上,学长说很累,要睡一睡, 关了灯学姐也钻进棉被里。 我背着他们,开了桌灯,用向丘祺借的移动硬盘和学长电脑, 备份照片。 夜里安静,竟然隐约听见学长呻吟声,我只好尽量假装没听见, 不料五分钟后学长叫我︰「不好意思学弟我流鼻涕了, 可以拿我?生纸给我吗」我心想五分钟也未免太快了吧!给他?生纸, 不一会满室腥臭尽是精液的味道。 过后几晚一直如此,学长上飞机前一晚, 邀请学姐的妹妹来他家一起晚餐。 学长叫她小妹。 学姐说她妹妹比她高一公分,但整体感觉比她高出十公分, 可能小妹身材比例较均匀至少有胸部的感觉, 轮廓不像乃姐是属于东方的。 两人肤时同样黝黑,小妹牙齿比学姐白亮, 听说因为学姐年幼时曾进食槟榔一段时间如今牙齿间留有黑痕无法消去。 当夜饭后,学长学姐一如以往躲在被内, 我在电脑前看照片小妹在我右方看书,桌灯在我左侧。 忽然间,学长忘我地呻吟,兴许太舒服, 我极尴尬转头一看,小妹靠近了一点,黝黑的脸泛起微红, 我大吃一惊只当灯光微弱,她看不清楚,把灯移到她面前。 学长说︰「不好意思学弟,我流鼻涕了, 可以拿我?生纸给我吗」一看又是五分钟。 送学长上飞机后,过了两天安宁日子。 完全清洁学长的衣服和床单,早上去拍拍照, 吃道地小吃。 到得第三天旁晚,学姐来电问︰「不好意思学弟, 我可以上来坐坐吗」我说可以。 学姐来到,指定动作脱衣服抽皮带,我泡了一杯咖啡, 加了一点白酒给她暖身。 她喝掉半杯,放在桌上,轻抚床说︰「我好想念你学长呀, 这里真好有他的味道。 」说着竟哭起来。 「太夸张了吧!才两天。 」我心想,送上?生纸给她擦眼泪,她说︰「谢谢, 学弟你人真好。 」一阵难过的沈默,「不如看电影吧!」我说, 调暗灯在学长的光碟之中选出周星驰的片子放进电脑, 与学姐一起坐在床上。 片子最初甚是正常,去得十分钟,竟然出现日本男女激烈做爱的片段, 女优呻吟声销魂男优卖力。 「他妈的!怎么把A片烧进周星驰中间。 」我暗骂,立即上前关片子,却被学姐拉住︰「慢着。 」我尴尬说︰「不好意思学姐,那个……我不知道学长的……」学姐说︰「没关系, 我想看。 那个男的好厉害哦!」我说︰「这个…… 他是专业的嘛。 」学姐说︰「你学长都不敢进来,只要我用手, 一下子就出来了。 哇,射的好远喔!」片中男优抽出阳具, 来一发远程射击女优淫秽地玩弄精液,另一男优接力插入。 「他妈的只烧精华呀!」这些话不敢说出口。 「学弟,你有做过爱吗」学姐双眼亮晶晶的问我。 「嗯……唔。 」上过的女人还不少呢。 「做爱舒服吗」真直接。 「这个……」「你学长每次都只管自己舒服, 哇又射了,你们男生真快。 」学姐像个小女孩般惊叫。 「这个是误解……」「你很持久吗」「这个……」「不用不好意思, 大家都成年人。 来,摸我。 」她突然抓住我双手袭击她胸部,几经辛苦我才摸到她胸部。 「这样不太好吧!」这样的身材实在无法挑动我的性慾。 「摸一摸没关系,你学长不会知道。 唔,你的手好冰喔。 」她竟然很兴奋,乳头急速充血坚挺,靠着我, 拉开裤链探进内裤。 「你的怎么没有硬起来」「这个……那里……不太好呢学姐。 」天呀!找人阻止她!「没关系,我帮你出来吧, 好像你学长一样。 」几经辛苦她终于使我勃起了一半,但以她粗劣的手势, 打一晚手枪大概我也不会射出来。 我闲着没事干,惟有尽力满足她,希望她快点疲倦, 停止这种违背良心的行为。 我扯高她的衣服,她的胸部形状和一般没怎么锻链的男性差不多, 难得在下弦处稍稍有点孤度没有带胸罩也不必带胸罩, 组织着手甚软倒是胸部的质感。 我也无从爱抚,因此把她十元硬币大小的乳头吞在嘴里玩弄。 「噢……天呀!」学姐呻吟声盖过AV女优, 食姆指成圈加速套弄我的阳具。 「这样不行喔,我没法出来。 」我心里想,但没有纠正她的手。 吸允另一边乳头,闲着的手玩弄空闲的乳头, 卖力地刺激长久不满足的年青女性。 她抱着我头,不让我休息︰「咬我吧!吃掉我吧!噢……」我唿吸困难, 挣脱她拥抱又被她嘴唇袭击。 她的嘴巴倒是极品,嘴唇并不厚也不薄, 柔软富水分舌头又长又香,牙齿虽有黑边,却干净整齐, 半点食物残屑和蛀牙都没有。 我吸着她的舌头,在我嘴里舌牙并用,她唾液长流, 作声不得喉咙嗯嗯唔唔。 我松开双唇,跟随她回缩的舌头入侵她口腔, 逐一品嚐整齐光滑的牙齿遍无一寸软组织,足足五分钟才抽出舌头, 我们的唾液已沾湿她薄薄的棉衣。 「你好厉害喔学弟。 」她双眼闪着精光,是情慾高潮的先兆。 我一不小心挑起她慾火,今晚看来很难收拾。 「我们把衣服脱掉。 」她举起手,脱掉自己轻薄的棉上衣,又一口气脱掉我两件厚棉衣。 我解开她牛仔裤钮扣,双手急不及待穿过白色的素内裤, 连同牛仔裤一并脱不来。 她脱掉我的室内灰长棉裤,扑将上来索吻, 但她的技巧太幼嫩蜻蜓点水般在我唇上来回, 欣赏唾液成丝的表演下体已经湿润,来回磨擦我的阳具, 抱着我说︰「这样好舒服喔。 」我虽然情慾被挑逗起来,理性依然告诉我不能进去, 始终不是自己的女人。 一翻身把她压在下面,右手极尽能耐爱抚她的阴户。 我的手指滑过她阴唇,她的阴毛和其他人很不一样, 以前的不论浓密或稀疏总是偏硬的。 学姐的阴毛却是软软的如羊毛,我甚是惊奇。 捏着阴核,她「呀」一声,受不了,倒在床上, 嗯嗯唔唔地呻吟淫水淙淙流出,极度敏感。 我见她兴奋,顺势压在她身上,成男上女下的69姿势, 使劲吸吮她的阴核。 「噢!不行!受不了!」她只管在那边狂叫, 我好想她吞着我的分身但她毫无意识。 我卖弄舌功,落力讨好她,她淫叫连连, 双脚夹紧我的头混身发抖语不成声。 她放松双脚之际,我知道她高潮了,至少爽得不行。 我回过头来,躺在她身边,她吻我满是淫水的嘴, 大腿磨擦我昂首的阳具天真问︰「你很有精神耶, 怎么不射出来我刚刚夹死了!」我说︰「你舒服就好 要看着时间回家喔。 」心想,今晚可能要自己打手枪了。 她抚摸我阳具,慢慢的用两只手指套弄着︰「这样不够舒服吗」我还真是虚伪得要命, 紧抱她充满骨感的身躯说︰「怎会」「可是你学长舒服的时候会射出来呀!你不射, 就是我不能让你舒服。 」她皱眉。 「没这种事。 」「那么你叫出来呀!」她认真说。 「这个……」怎么可能她说︰「你和很多女孩睡过吧!我这个第一次的雏鸟, 你瞧不起吧!」「不没这回事。 那个……或者换个方式,用口怎么样」我在说甚么「用口」「嗯。 」「好呀!好像蛮有趣的。 」她立即凑上嘴巴弄。 「你的阳具滑滑嫩嫩的呢!」她伸出一点点舌头, 来来回回却不敢有大动作亦不敢吸进去。 这下子更糟糕,性欲增发被挑动,但学姐的技巧实在刺激不足。 我假意呻吟几句,她问︰「还没有射精喔。 」我抚摸她凸起的阴核,吻吻她的嘴,眼里冒出欲火, 说︰「你下面很湿了嘛。 」她笑笑︰「你学长不会知道的,至少结婚之前。 呀!」我突然翻身,把她压在下面,阳具磨擦她柔软的私处。 她禁不住浪叫。 她主动扳开私处,我上下磨擦,就是不进去, 内心深是疑惑挣扎。 她痛苦唿叫︰「赶快,喔,进去吧!唔, 很要命。 」忽然两脚夹着我腰,我失去重心前倾,龟头迅速刺了进去。 「唔。 」她抱紧我勃力,凑上来拼命索吻,喊︰「插吧!赶快操我。 」我把雄壮的阳具完全放进去,她属于盘骨较窄小的类型, 阴道又紧又浅比较干,磨擦力强,十分刺激。 也不觉有甚么阻碍,我全放进去就碰到底了, 她白眼一翻好几秒才回过神叹道︰「你好勐喔学弟, 差点死了!来吧!操死我吧!」这是第一次性交女生所说的话吗我毫不留情狠干五分钟 她淫叫连连响亮得我不得不强吻她倒塞她的嘴, 又五分钟她又两眼一白,我吓得连忙抽出来拍醒她, 床单竟然湿了一大片淫水和着血丝,下体一片狼藉。 「放进来,我还要。 」我再插入,却再也不敢动了,轻轻爱抚着她, 抚摸黑亮秀发她伏在我怀内说︰「刚刚我升天了!」我说︰「这么好」她说︰「你的好大喔, 一下子就到底。 」是你的太浅吧而且那么快高潮,真奇怪。 她说︰「你女朋友真幸福,每天都有这样的享受。 你射精了吗」「还没。 」「那再来吧!我受得了的,来吧!呜!呀~~这个好, 学弟我要。 唔。 」她绝对是和我发生关系的女孩子之中,床上最多话的一个。 我但求快点射精,用尽力气,她已是疯狂状态, 阴道愈快湿润吸吮我的阳具,差不多十五分钟, 我吼道︰「要射了!」她好像完全没听到依然夹紧我的腰不让我拔出来, 我没有办法大吼一声,全数射进她子宫内。 「好热喔。 你的精液都在里面。 」她雨点般吻我脸。 我苦笑︰「这样会怀孕呢!」她吃惊︰「不会吧!才一次而已。 」我说︰「很难说,我表现太好。 」她甜甜一笑,拍拍我屁股︰「没错,我爱上你的东西了。 」松开双脚。 我叹气,离开她身体,发现精液没有流出来, 紧张得把中指插进去挖。 「呀~~吓~~学弟,好舒服喔!唔!」她的反应出乎我意料, 我试着按压她阴道内不同部位发现她的G点竟然与我龟头最常抽插的位置差不多, 贪玩之下不断刺激她双脚蹬我反抗,淫叫不断, 不一会竟然潮吹了喷得我满面是淫水。 我侧卧她身旁说︰「你看你的杰作。 」她笑笑,用舌头清洁我的脸,问︰「要不要去洗澡。 」我不想再来一次,说︰「你先洗吧!」她去浴室, 我已经睡着了。 。

上一篇:白领情缘 下一篇:和双胞胎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