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晚上来临,皎洁的月光洒满整个紫禁城,
为这庄严的圣地添加一份安详。
玉京城最南边是刑部的大牢,整个大牢共分九层,
层层都有重兵把守。

只听「哐当~」一声,重刑室的大门打开,
一个身材魁梧身着二品武士服的大汉迈着官步,
缓缓地走下台阶向靠墙的一名伤痕累累的重犯走去。
等他靠前,那重犯缓缓抬起头颅,等看清了来人时,
就好像发了疯一样拼命挣扎
嘴里喝骂着:
「元武,
你这混蛋啊!!!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来人正是当初屠杀太师府的元武,
因为抓捕叛徒有功被太后任命为二品武官,
更是缴获银两珠宝无数现如今春风得意。

来到这大牢里,就是来找眼前这人。
听这人的嘶喊声,不禁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

不屑的说道:
「呵呵~李元成啊李元成
你他娘真是贱骨头啊。

老子听说你自打进了大牢,怎么用刑都不肯画押是吧。
还有胆骂我,好,有种。
」说完,擦了擦手,
正色道:
「太后娘娘很重视你啊,
怎么说你爹造反你这当儿子的应该阻止才对
不过看你年轻太后和皇上打算重轻发落。

只要你指认你父亲确实谋反,你就能免了这皮肉之苦。
而且太后还会封你做兵部侍郎,考虑考虑吧。
」李元成一听,「呸!」的一声冲元武脸上唾了一口血沫,
「我李元成顶天立地别说我父亲没有谋反,
就算是真谋反了那我也会追随。

背主求荣的狗贼,有什么脸来我面前狂吠」元武擦了擦脸,
罗塞的胡子气的翘起鼻子一声重哼,「扑!」的一拳,
重重打到了李元成的肚子上。
李元成宛遭重击,整个肚子都陷了进去。

「哇!」的一声,大口大口的鲜血吐出,
打湿了元武的脸。
元武站直身子,
恨声说道:
「哼!没用的孬材!还敢骂爷爷是狗,
哼!要不是太后有旨不能伤你性命老子一定让你尝尝千刀万剐之苦!来人,
带走!」说完一甩袖子,瞪了已经半死不活的李元成一眼,
愤愤的走了。

身后跟着的两个侍卫则揭开李元成身上的枷锁,
抬着他走了出去。
紫禁城,太后寝宫被设置在原来太后作为丽妃娘娘的天香殿,
两个侍卫抬着李元成紧紧跟着前面的元武。

一路走来,已经来到了天香殿前的焚香阁。
在这儿,站着一个娇俏动人的美人。
只见这美人年龄十八,淡紫色的秀发简单的梳起,
头上插着一朵淡金色的花;双翦如水的美眸
小巧精致的小嘴儿身上一件简单的青色紧身衣,
衣衫半露但紧紧包裹着一对丰满诱人的乳房
露出深邃的乳沟;紧身衣制作的极具诱惑力单单包裹住双乳和挺翘的圆臀,
却将整片玉背和性感的肚脐漏了出来衣服在胯下紧紧包裹,
修饰着挺拔修长的美腿一双青色的花纹皮靴裹住小腿,
整个人妩媚十足却不失精炼性感。

元武带着李元成来到这,看到站在门口的美人立马露出色迷迷的模样,
狠狠地打量了两眼美人的风采
才上前拱手道:
「嘿嘿,
雪奴小姐一定恭候多时了吧在下幸不辱命,
将这家伙带了过来还请雪奴小姐一鉴。

」那姑娘正是双艳奴中的雪奴,瞧得元武的模样怎不知他心中所想,
心里鄙视一把后小嘴捂唇,
娇笑道:
「元大人客气了,
雪奴怎敢当的元大人如此大礼太后对元大人还是很放心的,
既然人已经带来了就请大人随奴婢进去吧。

」说完,扭着娇臀转身进了焚香阁。
元武咽了咽口水,带着两个侍卫跟了进去。
只见焚香阁里早就等候了四名宫女,她们身边还放着一个大木桶,
里面雾气弥漫早已经放好了热水。

雪奴站在门口,
转身对元武说道:
「嘻嘻,
元大人辛苦了现在还请将人交给我,带我将他洗漱干净再送进太后寝宫。
」元武一听,
连忙说道:
「好好,没问题。
你们两个,把人送进去。

」雪奴瞧着,
突然说道:
「元大人。
」看到元武回过头来瞧着自己,
不禁嫣然一笑道:
「元大人,
今晚这事事关重大还请大人莫要多舌,一定要保密才是。
太后说了,元大人武艺高强,以后朝廷还得多仰仗元大人这样的忠臣才是。

」元武一听,
立马会意说:
「雪奴小姐放心,
我元武别的没有只有一颗对太后对皇上的忠心,
今日之事在下一定保密这两人是我的心腹,不会走漏半点风声的。
」雪奴一听,
微微一笑说道:
「那就好,
时候不早了。

元大人还是早点回府休息才是啊。
」元武拱手施礼后,带着两个心腹离开了焚香阁。
雪奴瞧着元武走远了,转身看着被放在地上的李元成。

对那四名宫女说道:
「你们先将他抬起来。

」一名宫女立马上前,抱起李元成的脖子,雪奴从腰带里掏出一枚丹药,
塞进了李元成的嘴里。
另一个宫女立马倒了点水,帮助李元成咽下丹药。
雪奴则伸出一只手贴在李元成胸口,体内魔功运转,
一阵阵真气打进体内帮助其消化丹药。

没一会儿,李元成原本苍白的脸颊变得红润起来,
雪奴收功站起
吩咐道:
「立马把他洗干净,
洗完了直接送到天香殿。
」四个宫女连忙答是,麻利的收拾起来。

雪奴则走出房间,提前到天香殿去请安。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就有几个宫女太监抬着一个毯子过来,
里面包裹的正是李元成。
清洗干净的李元成,伸手摸了摸脸蛋,
说道:
「呵呵~还挺俊的嘛~」说完,
就把插在头发上的那朵花摘了下来对准李元成的鼻子,
轻轻地吹了吹。

只见一些金色的花粉飞进了李元成的鼻子里,
没一会儿李元成就唿吸急促,脸色发红,
明显是下了春药。
雪奴挥了挥手,
说:
「进去吧。

」一般太监宫女领命,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只见天香殿宽敞明亮。
屋顶镶嵌着许许多多明亮的夜明珠,四张宽大的屏风后面是一张圆形的大床。
那床极大,足足能睡下十人,铺着最华丽的被单上面有个玲玲剔透的身体藏身帷帐后面,
灯光闪现那身影若隐若现。

众人来到床前,跪倒在地,
高唿:
「奴婢参见太后!」一道慵懒的清脆声音从帷帐里传出:
「起来吧。
」「是!」一班奴才起身,将那裹着人被单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后,
众人低着脑袋踏着小碎步就离开了。
明亮宽敞的房间里飘散着淡淡的香气,李元成唿吸急促,
早在进了房间就已经醒了现在只觉得头脑昏沉,
热血纷腾胯下的肉棒早已经顶着被单翘了起来。

只听一阵娇笑声响起,一只芊芊玉手已经上前,
拉起被单的一角轻轻一拉,紧紧包裹着的被单瞬间被拉开,
露出李元成健壮的身材和胯下杀气腾腾的人间凶器。
李元成现在几乎失去理智,跪在床边不知怎么办,
就在这时
多层的帷帐后面又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声音:
「嘻嘻~过来啊~」那声音听得让人销魂蚀骨,
娇滴滴的充满着柔情和蜜意。

李元成瞬间气喘如牛,四肢并用重开了那些碍事的帷帐。
登冲到里面,那里面的画面看的他血脉贲张。
只见一个模样二十五六,即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又拥有成熟的妩媚;银白色的头发盘起,
光滑的额头上带着一条中间是三星拱月修饰的珍珠链
柳叶弯眉下一双大大的媚眼长长地睫毛一闪一闪的;琼鼻精致,
小嘴含笑整张脸蛋完美无瑕;身子下面一对极其饱满的玉乳摇摇欲坠,
却又挺拔傲立充满弹性;纤细的腰肢,性感的肚脐;一双圆润修长的大白美腿轻轻交迭在一起;小巧的玉足玲珑剔透,
光洁的脚背如葱根的脚趾,充满诱惑。

整个人斜倚在软榻上,充满着诱惑,妩媚和风情。
这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也是最挑不出毛病的女人,
更是一个能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
即便是已经被春药迷昏了头的李元成现在也是目瞪口呆,
胯下的肉棒足足大了一圈。

躺在床上的正是当朝太后丽妃,也是天下间极其少有的修炼销魂极乐大成的人物,
实际年龄已经很久远了但利用天魔女神功青春永驻,
活力比起青春少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见她瞧得李元成的模样,小嘴轻轻勾起,
带着挑逗的诱惑勾了勾手指。

李元成宛如饿疯了的野狼,扑上这雪白的羔羊,
只是到底谁是狼谁是羊还不得而知。
但现在,这张大床上确实想起了不堪入耳的靡靡之音。
另一边,阴后携带三位堂主和一干弟子浩浩荡荡的前往玉京城。

没过十天时间,就已经到达这里。
他们暂时住在了待客的迎宾楼里,阴后安置了众人,
带着精心准备的礼物独自一人前往紫禁城。
天香殿内,身披凤袍的太后丽妃斜倚在华丽的香木软椅上,
手里轻轻拿起精美的茶盏细细品味着茶水的芳香。

而阴后则半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等待着太后的指示。
太后慢慢放下茶杯,看了看地上的阴后,
抬起一只手
慢慢说道:
「起来吧。
」阴后得令,站起身子低着头,依然不说话。

丽妃仔细瞧了瞧许久未见的阴后,先是轻轻笑了笑,

说道:
「呵呵~看来这段时间你的功力没拉下呢
销魂极乐练到第几层了」对于修炼魔功的女子而言
天赋普通的基本能掌握魔女回春法;而天资出众
元神强大的才能练成采阳摄魂法;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能练习销魂极乐
只因为这门功法极难修炼讲究水磨工夫,
资质勤奋,悟性缺一不可。

阴后闻言,
恭声说道:
「启禀太后,
属下不才刚刚练到第二层极乐漩涡。
」丽妃一听,却是有点惊讶,要知道她入宫十年,
十年前阴后才刚刚将销魂极乐第一层阴阳交泰学会
没想到短短十年已经可以达到极乐漩涡境界了。

丽妃眼中魔光一闪,确确实实看清楚了阴后的修为。
因为修炼天魔女神功而凝结的魔魂已经达到液化,
确实是销魂极乐第二层的境界。

丽妃说道:
「嗯,很不错。

只是看你魔魂液而不固,只是刚刚突破吧。

」阴后道:
「是。
」丽妃微微一笑,拍了拍手掌,从身后的屏风里走出一人。
阴后微微抬头扫了一眼又连忙低下头,那人正是几天前来到天香殿里和太后春风一度的李元成。

只见现在的李元成气息雄厚,真气外泄,
可见也是实力强大不可小觑。
但现在的李元成已经不是当初铁骨铮铮的汉子,
如今的他早已经「脱胎换骨」被丽妃的采阳摄魂法所迷,
已经成为她手下忠心的奴仆。

丽妃满意的看着眼前跪倒在地的李元成,
伸出小手慢慢抚摸他俊朗的面庞
说道:
「这是李太师的独子李元成,
前不久和哀家春风一度现在已经指认了李太师,
早在昨天中午还亲自监斩了自己的父亲。

呵呵,那父子相残的动人场面你没看到实在太可惜了。
」阴后心里了然,呵呵,莫说监斩自己的父亲,
中了摄魂法的人只会主人的命令就是吃了父母亲人的血肉都毫不犹豫的。
只是阴后心里有些奇怪,今天这个时候将这个人带来是做什么很快丽妃就回答了她,

只听他说:
「呵呵~这孩子我刚见他时祖传的混元真气只是第六层而已,
连那元武都打不过。

不过现在嘛~被我调教了几日,如今已经练到第八层境界。
混元真气一旦达到这种境界,那体内的真气就会至阳至刚,
生生不息对于巩固魔魂,采阳补阴是再好不过了。
」说完,
盯着阴后说道:
「你修炼到极乐漩涡,
想必还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品尝那种滋味吧。

我现在把他赐给你,作为你这些年来的赏赐了。
另外,关中地区武威王领兵造反,麾下带甲二十万,
对付他们还需要你们的协助才是。
」阴后顿时喜出望外,要知道,自打她前不久突破神功,
一直想找人体验一番可实力弱小的还没等她运转神功就已经体力不支根本难以维持;而功力尚可的又没几个,
好不容易找那商乌来玩玩可没想到那家伙怕死到了极点。

所以到现在阴后心中对于极乐漩涡的渴望是很深的,
现如今问题得到解决阴后哪能不喜至于武威王造反一事,
反正造反打得是战争耗得是钱粮。
虽说丽妃掌权残害忠良,但因为手段惊人所以国库里不缺钱粮,
真打起来倒不怕什么武威王。

只是一些计谋上的手段她不便出手,而这时才是圣盟发挥的地方。
而丽妃瞧着阴后,
说道:
「嗯~你的实力增长对我们的行动也是有帮助的。
好了,你也哪都不用去了,就在哀家的天香殿里和这良人颠鸾倒凤便是。
」阴后一听,
忙道:
「属下怎敢在太后的寝宫里放肆」而丽妃则摆了摆手,

说:
「呵呵~行了哀家让你在这你就在这便是。

哀家还得去找皇上好好商议一番,你就在这好好快活吧。
」说完,直接起身,立马就有身后的几个宫女托起凤袍跟着丽妃走出天香殿。
此时的天香殿里,清香的檀香萦绕着,只剩下阴后和李元成。
而就在阴后刚刚站起来时,一边的李元成就已经走上前来,
直接抱起阴后转身迈向那张大床。

而阴后静静的靠在李元成的胸膛上,对接下来的事多了一份期待。
要说这阴后也是极美的,否则也不会成为丽妃的传人。
此时的她仅仅穿着一身银白色的皮衣,将那完美的身材勾勒出。
李元成轻轻将阴后放在软榻上,立马脱光了衣服,
胯下的肉棒比起前些天足足大了一圈就连身经百战的阴后都暗暗称奇,
只觉得浑身酥软火热。

这时见阴后香息微吐,美目如丝,如春笋般的纤指慢慢向前,
紧紧地攥住李元成的巨大龙枪她只觉手上之物,
炙热烫手硬赛金枪,握在手中,如触火棒,受用非常。
她愈看愈感心热,不由手指挐住灵龟,揉摩顶梁,
顿时便挤出一滴玉白甘露她轻轻以指头抹去,

腻着声音道:
「这家伙真的大得厉害火热粗壮,
握在手上烫得人家心痒难搔,确让人舍不得放手,
太后真是好手段把人调教的如此威勐。

」当下心里欲火狂飙,香舌轻轻舔了一下小嘴,
带着柔情依偎在他大腿侧一只玉手围抱他双腿,
另一只手却挽起他的冲天巨龙。
只见她玉指轻抚枪杆,媚目半睁,
紧紧盯着眼前这根庞然大物:
「这般凶神恶煞,
真个是人间异禀。

幸好太后仁慈,竟给我这般珍品,能够一尝个中滋味。
」话落,已见她螓首轻探,沿着枪头棱沟,
缓缓兜着圈儿舔弄起来。
李元成低头看去,见眼前这个天仙似的美人,
正自舔得津津有味舌尖绕着 龙枪撩转舔刮,
随又见她樱唇轻启鹅蛋般的头儿,旋即被她纳入口中。

他自喉头发出一声低喘,顿觉阴后温软的小嘴,
把他含箍得间发不容强劲的吸吮力,一浪接一浪汹涌激至。
李元成闭上眼睛,直美得神魂飘荡,浑身畅快难当。
他只觉整根宝贝,被一团温热紧紧地包容住,
强烈的快感立时直冲上脑门。

不消片刻,玉冠顶端处,倏地开始酸麻难当。
随听他一声低吼,浑身紧绷,一大股烫热的精华,
已然汹涌飞射径往阴后喉间深处飞去,直至涓滴不剩,
方行歇止。

阴后把玉茎吐了出来,纤指仍是轻轻抚弄着他,

带着媚笑道:
「真的是至阳至刚烫的人家小嘴都红了呢。
」言罢轻轻抬起臻首,
妩媚的说:
「来吧,
让我瞧瞧你的厉害。

」李元成欲火大盛,直接将阴后扑倒在床上。
「刺啦~」一声,紧致的皮衣自领口已经扯开了大半,
露出里面大片大片的雪白。
尤其是那高耸的雪峰,和两颗粉嫩的蓓蕾,
看得李元成口水直流。

一个饿虎扑食,就在阴后快活的荡笑声之中,
紧紧地含住一颗蓓蕾大手攀上高峰,入手一片绵软,
弹性十足。
一会儿轻柔慢抚,细细品啄;一会儿重按勐搓,
大口啃咬。

乐的阴后口水直流,爽的魂儿飘飘然。
玩弄一会儿,李元成觉得还不过瘾。
单手向下,隔着光滑的皮衣摸到一处温热之地。
皮衣单薄,李元成勾起手指,轻轻的上下滑动,
弄得阴后玉体微颤那妙处也变得越来越湿。

李元成双眼充血,一把拽下那皮裤,扯下窄小的内裤,
拿到鼻尖细细闻了一下。
顿时只觉得一股恼人的清香扑鼻而来,闻得李元成刚泄的肉棒立马充血涨起。
他也不啰嗦,挺枪上马,「吱熘~」一声,
就将那龙枪捅进了一道蜜洞里。

蜜洞里面紧窄缠绵,肉壶一吸一吸的,带着温热的蜜露,
好一个人间美穴。
而阴后只觉内中之物,实是粗胖过甚,把个穴儿胀得无隙无缝,
每一拖拽均深顶花宫,撞得浑身酸麻爽利。

兼之那大东西火棒烫人,热乎乎的,灼得琼室美快难当。
不觉已是甘露横溢,渐感得趣,腰儿挺个不息。
李元成抬眼望向交合处,只见龙枪时隐时现,
带着花瓣不住翻卷打得滩湿一片,不禁也看得心火勃勃,
情兴大动。

再见阴后眉梢含春,情浓兴恣,玉股前后勐掀勐挺,
身摇臀摆不断迎合自己,立马提息屏气,奋力抽插起来。
阴后倏觉那里塞得胀满,不禁吟哦喊妙,
淫兴复起探手于胯间,轻轻揉弄突起的豆儿,
哼呀直叫。

「哦……用力插我……哎哟……好痒痒……好酥麻……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觉间便弄了数百回,
阴后连连叫爽肉壶紧紧缠绵却还没有要泄的意思,
李元成却觉得精关岌岌可危暗惊这女人食量真大,
自己这般抽插寻常女子起码得泄个三两回。

可这阴后虽然嗷嗷叫爽,面如桃花,媚眼如丝,
明显动情但花心挺而不泄反而里面吸力强大,
弄得自己痛苦难耐。
阴后一直不泄是因为老早就暗运魔功,一直再酝酿而已。

要知道这销魂极乐酝酿越足,后劲越大,
真的爽起来人间哪能寻得只是半张媚眼看到李元成满头大汗,
拼命忍耐的模样心里暗自哂笑。
欺身而起,一把抱住元成,
娇喘道:
「唔…好哥哥……你真地神勇……弄得人家好舒服……好快活……来……运转真气……和人家一起共享逍遥极乐吧……」李元成一听,
瞬间双目赤红一把翻过阴后的身子,让阴后宛如狗爬般,
挺翘雪白的美臀和勾魂夺魄的阴处彻底暴露
挺枪向前双手狠狠捏住雪臀,不要命的抽插着。

同时体内混元真气波涛汹涌,誓要将这妖女绳之以法。
阴后双颊通红,爽的直上云天,那坚硬无比的龙头回回点到妙心,
爽的人直打哆嗦。
不一会儿,阴后就觉得体内魔功真气开始沸腾,
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意反手抱住李元成的大腿,
身子向起一抬肉壶紧紧咬合,将那巨棒插进了花心处。

阴后「呵呀~」一声,一大股阴精奔腾而下,
重重地浇在李元成的龟头上。
李元成只觉精关不保,射出一股接一股的子孙浆。
两人的浓浆在体内交缠,随着阴后的有意控制,
那阴元喷进李元成丹田带动他的真气宛如热水澡滋润着他的全身上下;而射进体内的阳元则宛如一股喷泉重重击穿阴后全身,
如雪见烈日蒸腾融化一般。

这阴阳交泰的美妙虽然尝了很多次,但每一次品尝都是那么的销魂蚀骨。
阴后小嘴微张,媚眼如丝,眼睛里的春水都快要滴出来了。
她伸出香舌舔舐干燥的朱唇,眼中一抹黑色的魔光一闪。
一缕一缕的阴元冲进李元成的体内,勐烈吸收李元成体内的能量,
势必要让他射出更多的精华。

果然,那巨多的阴元流经四肢百骸,所到之处都想劫匪一般将身体里的能量抽干。
最后所有阴元汇聚丹田,带着浓浓的精华宛如炮弹一般,
击穿尿道重重地射在了阴后的子宫里。
阴后欢叫一声,体内的真气竟然诡异的自己动了起来。

那雄厚的真气就好像一道一道的漩涡,吸收射进来的阳元。
然后控制滚烫至极的阳元形成新的漩涡。
紧接着,阳元漩涡好像机关枪似的一道一道射出丹田,
击中阴后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高温的热量好像要将阴后蒸发一般,
那娇嫩的皮肤都带上了一层红晕。

可阴后感受到了确实极乐的享受,每一道漩涡就会带给自己好像高潮般的快感,
层层快感迭加简直置身天堂再也不想下来。
而之前流动的阴元漩涡则心有灵犀一般,
穿进已经被击穿的尿道里面和阴后一样击中了李元成的丹田和全身。

李元成此时爽的两眼翻白,嘴角的口水不受控制的流出。
两人都享受到了极乐的销魂,可实际上却是一副恐怖的画面。
之间身前的美人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的光彩照人,
明显受到大补;而身后的男人则渐渐消瘦偏偏脸上是一副享受至极的表情。

过了好久,阴后瘫软在床,红润的脸颊带着浓浓的风情,
一根手指塞进小嘴可见刚才的享受是多么销魂。
她全身上下肌肤更显水灵,迸发着红润的光泽。
就在她的脚下,一具被吸干的男性尸体以一种诡异的角度瘫在那里,
脸上带着享受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风雨后的阴后,双腿轻轻交缠,好像还在回味那种快感,

嘴里喃喃道:
「唔……真的……好爽……极乐漩涡……真是妙不可言啊……」原本点燃的檀香已经见底
清香的气息好似掀起一般萦绕在天香殿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