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黄菲菲穿着那件性感动人的低胸连身睡衣缎面睡衣坐在化妆台前, 在 床上是一个赤裸着身子的肥胖男人她鄙视地瞧男人的大肚腩了一眼, 骂了声: 「没用的东西肚子那麽大, 老二却这麽小!」回头望向镜中看着眼前的自己 脑中想着的是学姐多年前跟她说的话: 「……只要你肯牺牲你的肉体的话……」 黄菲菲站了起来 身上的睡衣顺着她的起身而滑落。 镜子,她的皮肤如同 牛奶一般白皙细致, 她的乳房依然坚挺完美而成熟的乳房上是粉红色的乳头。 她的小腹平坦,臀部紧实,流露出美丽的曲缐;她的双腿笔直而修长, 充满 了健美的气息。 她美丽的身材让人难以联想她已年过三十,但看起来却还像是二 十出头的青少女一样, 岁月并没有给她添上身上岁月的痕迹反而平添了几分成 熟和无限妩媚。 在从警校毕业之前,她的娇艳动人的肉体只给过一个男人, 一个幸运与不幸 的男人他与她在床上疯狂交欢, 享受着这所有人都渴望的身体而她也用这美 丽的身体与心爱的人一同追寻性灵的极致。 但是在有一天晚上,那天她勤二休一在家睡觉, 等着她心爱的男人下班回家 与她共进晚餐 一声电话却打碎了她所有的期待今天的期待与明日的美梦一同 粉碎。 他在执勤押解任务时,遭到通缉犯持水果刀刺杀十馀刀, 其他警察虽然见 状立即制伏嫌犯但他仍旧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伤重不治。 当她赶到医院时,男友已经躺在太平间, 成爲冰冷的遗体。 几年后,她再看 到那个嫌犯,他因爲表现良好而被假释出狱。 他的男人,早已成爲墓中枯骨,无 人问津, 杀他的男人却逍遥自在。 她心满是愤恨,恨这个男人,更恨这个可鄙的世界。 法律不能保护好人, 却让坏人逍遥法外, 这算什麽法律制度不能让勇于任事的好警察受到保障 却 让推诿卸责的坏警察一路高升 这是什麽世界她想起学姐的那句话: 「……这 个世界将掌握在你的手中……只要你肯牺牲你的肉体的话……」 她的肉体从以前到现在都只有给一位男人, 那是曾经在床上与她疯狂相爱、 誓言未来一百年永远相守的男人 但如果以后要服侍其他没感情的男人的话她 岂不是就跟婊子没有两样吗 她抚摸起自己阴阜底下的美丽肉缝, 她好久没有做了她好怀念那个感觉。 男友总是很喜欢剃光她的阴毛,然后抚摸并亲吻她的赤裸的嫩肉, 而她也喜 欢那既搔痒又酥麻的感觉他总会吸吮她那如小米粒般晶莹欲滴的小荳芽, 然后 再勐力一戳到底而她总在那种激烈的做爱中得到无比的快乐。 她想要替她的男人报仇,但要报仇就得献上自己本来清洁洁白的身躯供不知 多少人亵玩。 想起那个男人, 菲菲不由得叹了口气: 「唉!」口气中尽是酸楚与 无奈。 隔天早上,在局长办公室,黄菲菲低头看着局长的手在自己的乳房上蹂躏 肆虐, 两只乳房被揉捏挤压到一起互相摩擦充血的乳头又给局长肮脏的手指头 使劲地按压下去;局长身上的那身汗臭与烟味掩盖了她刻意喷洒的浓烈香水味, 那混合起来的气味油腻得令她浑身不是滋味 却又不得不发出一声声呻吟那声 音既真又假, 连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她装出来要取悦臭男人还是身体正顺从自己 的欲望。 很快地,黄菲菲美丽的肉体给局长的那肮脏却又硬又大的肉棒给侵犯, 局长 疯狂地抽插着这难得的小美人而那久违的做爱快感却使她恍惚了起来, 硕大丰 满的乳房随着激烈的撞击在一前一后地抛动;身上没有完全褪下的女警制服与性 感胸罩被激烈撞击而彼此摩擦所産生的「沙沙」响声 听起来非常淫乱。 黄菲菲咬着嘴唇忍受着那激烈的快感,局长没听见她的呻吟声, 破口大骂: 「臭婊子爽就大声叫出来, 不要这样不吭一声装清纯!」然后便又加快肉棒抽 送的速度 撞击着她又大又白又丰满的臀部。 被这样连番攻击,黄菲菲不由自主地发出了阵阵娇喘和销魂的呻吟。 局长看 着黄菲菲在自己的身下被干得浪声连连, 以及那情不自禁的淫荡模样非常满意 自己的老当益壮, 不禁越干越起劲加速肉棒的进退,在那娇嫩的阴道内不停地 摩擦, 直到喷洒出无数的精液在黄菲菲的子宫才满意的退出那软趴趴的老二 满意地看着黄菲菲微张的肉穴流出大量污秽的汁液。 黄菲菲曲起手臂,用手肘靠在台面上支撑, 整个身体几乎是趴在办公桌上 给捏得红肿的乳房随着唿吸起伏不时地撞到桌面;而从肉穴流出的精液也形成一 条细缐缓缓地落在地上形成一小滩水池。 她把头埋在自己的手臂中间,掩盖 住自己偷偷滴下的泪水。 很快地,黄菲菲不停地升官,只是每升一次官, 她的身体就被多了几个人玩 弄就多被开发几个地方。 本来几年前未经人道的肛门,现在早就成了男人们的 游乐场, 他们在靶场开着同乐会即使是刚开始插进一根手指头也会疼痛的肛 门, 在衆人一边享受着括约肌的夹紧收缩一边将自己干得反反覆覆昏晕过去的 调教之下, 早变得很能够地容纳得下每一根巨大的肉棒在面来回穿梭。 不会有人相信她真的是警局头的高阶警官, 甚至还被称爲头号警花因爲 现在的她,趴在不知道哪位官员身上, 全身流满着汗、沾满了精液肛门与肉穴 还同时含着两人射精后软掉的肉棒, 精液不断地流出来但她脸上还是一副淫荡 无比的表情, 愉快地舔着脸上的精渍无论是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惊诧得眼镜 碎满地。 当衆人从她身上起来,让她半蹲着,露出那被干开成一朵花的屁眼, 屁股中 间露出一个圆圆的大空洞肉洞微微痉挛着, 不时露出面红嫩的肉壁肉壁上 满布白色浓稠的黏液, 并且跟随着地心引力的牵引而流到地上形成了一条联系 着肉洞与地板的黄色丝缐。 她一只手拨弄着刚被干翻的肉穴,肉穴早就被干得红肿发烫, 头的肉壁也 早被干得暴露出来迎接客人多时。 她却还不太满足,把手指从肉洞中抽出,舔着 手上的污秽, 眼神带着性感撩人与淫乱的疯狂 说: 「谁是下一位」 谁是下一位其实并不重要, 因爲她做的时候总是想着那无缘的男友即使总 是不分昼夜地接受男人无尽的凌辱和戏弄, 对于时间的感觉越来越淡漠身体也 越来越不受控制, 肉体也早就不忠于那个男人了但她知道,她的心灵还是属于 自己, 也还是属于那个无缘的夫君。 很快地,她几乎升到了同辈女警中的最高位, 当她在台上接下那代表国家名 器与正义的徽章时 台下所有女警都窃窃私语所有人都知道她几乎跟所有警界 高层都上过床, 甚至有人笑说连外国元首来访问也会慕名去参观一下她的肉洞。 「警界婊子」、「警官公厕」、「公厕女警」种种难听而近乎谩骂的言语她 统统都听得到, 但她满不在乎她只想要获得她所想要的。 纵使她身上沾满了精 液、淫水,甚至是尿水与粪水又如何她只要得到她想要的, 她相信他会支持她 的这是支撑她这残花败柳身躯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终于,有一天,她抓到了那个男人,那个刺杀她心爱男人的败类。 她把他带到了侦讯室,命令所有人统统离开, 然后脱下那穿着工整的女警制 服面什麽都没有, 只有她那赤裸的完美身躯。 她蹲下来褪去那人的裤子,把他那因爲看到美人女警赤裸的娇艳身躯而涨大 的老二塞进口中, 疯狂地舔弄着。 等到老二变得又硬又粗大时,再将老二塞入那 期待肉棒插入而淫水四溢、泛漤成灾的桃花穴中开始抽送着。 「嗯……好哥哥……小妹妹的骚穴好充实……嗯……好满足……啊……骚穴 被顶……得……啊……好爽……好舒服……」 「快……用你的鸡巴……嗯……满足……我这个淫娃……啊……荡妇吧…… 喔……太舒服了……啊……受不了……啊……」 「喔……快到了……喔……喔……好老公……用力地插我的骚穴……快…… 用力插……不要停……啊……啊……啊……」 淫声浪语与美丽身躯的剧烈晃动让犯人很快地缴械, 而她就重新再来将老 二吸硬之后放入肛门, 用那被干得早已可以让人轻松进入的菊花穴来让犯人得到 满足。 而犯人则是抓紧她纤细的腰,拼命地摆动身体, 在她身体面解放出大量 的满足。 最后,当犯人干她干得筋疲力竭倒在地上睡着时, 她拿起了手枪朝着嫌犯 的脑门,「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嫌犯身上十多道弹孔, 跟当 初他杀的那人是同样的位置。 黄菲菲眼泪滴落在地上, 念念有词的说: 「我终于替你报仇了, 老公。 」这 仇,她用她的清白身躯与数年光阴才换得的, 但是很值得…… 这案子被压了下来,大家只知道这个嫌犯在局暴毙, 而他没有家人也就 没有谁表示意见,反正法医也跟她做了几次之后就乖乖的签上死亡证明书。 黄菲菲点起烟, 想着: 「最后一晚了!」 明天, 所有贪污的警官与高官都会被抓起来当然她也不例外, 她手上所有 的证据都给了她男友唯一的亲人 一个正直的人这次所有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而她的一生也该在今晚谢幕下台了……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