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未动,心已远。 这是看旅游卫视里经常听到的话!是啊,之所以喜欢这个频道, 应该是它的所有节目都给想放下手边一切烦心事儿 放手远足一次的你一个暂时放松心情的机会或者仅仅是能让你有个晚上做个好梦的理由, 添加一些梦里让人兴奋的素材吧。 就像小时候喜欢看机器猫漫画书(现在叫「多啦A梦」啦), 每次看到新的道具晚上睡前都会幻想一番,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那时候俺就会自我催眠了, 哈哈)。 诶,机器猫它这个「多啦A梦」的音译也够准确啊, 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想法和我一样希望看过它后, 开心又开发了想像力之馀还可多做几个「A」梦吧里。 大多数人之所以喜欢看小说、读博客,大概是希望用这种最简单最环保的方式, 在别人的文字里体验到作者的经历感受下别人的心情, 希望做一个和主人公的经历一样的美梦吧。 如果您也是一样,那么我们大家应该很庆幸自己是这样一个感性的人呢。 因为我们每一个生活在这些钢筋水泥组成的方盒盒里的凡人, 能够拥有一颗感性的心能够彼此交换经历,进而交换梦想, 其实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呢。 如果每一个凡人,都能把自己目前为止认为最不凡的事情写出来, 供大家一起体验感受和交流,那该是多好的事情啊。 今天把我的故事写出来,希望能给大家一个好梦! 和小清是那时候认识的。 那是2005年夏天,刚刚在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外贸部门站稳脚跟的我被派去大连, 负责一套进口免税设备的清关工作。 当时的免税,不像现在这么严格。 只要是沟通到位了,各个环节都打通了,再加上一些眼力价(东北话, 意思是体会对方心思的能力)还是很顺利的(当然这是建立在我们公司是国有企业的基础上, 不给父母交税是名正言顺的嘛哈哈)。 事情能顺利到了打理海关这最后一步, 领导自然很高兴(应该是想到自己在年终总结上又可以夸耀地写道: 通过自己部门怎样怎样「不泻」努力, 为下属分公司省下多少多少税款之类的话了那时候我不知道, 现在做了这个位置理解的)表示很满意我之前的工作, 并且嘱咐我说: 最后一部也不能懈怠,一定要安排好海关同志们的活动!怕我在当地一个人吃不消, 还特意派了大连分公司的经理协办。 小清就是我们活动中重点需要安排的一个人。 为了保护当事人,这里的提到的科室和官阶有一部分是虚构, 我也不想在这里再多说社会上一些肮脏的东西 总之全是和权力和金钱有关看着让人心灰意冷。 但是,这个世界他妈的就是这样,不靠钱的力量很多人可能永远见不到面, 更不会认识鄙视归鄙视,言归正传吧。 清的部门负责商品归类,清的地位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和她坐的位子就已经很明白了--权威。 我们虽然没有什么直接有求于她,但是人家如若有一丁点对我们不满意, 缓我们个十天半月给我们批复完全是没问题的。 而我他妈当时就是个木头墩子(现在也差不多), 完全没有伺候公务员的意识让自己赔笑或是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是非常困难的。 看着分公司经理40多岁的人(以后叫他老刘)在清面前嬉皮笑脸的努力找话题套近乎, 我暗自佩服老刘的油同时也给我机会,偷瞄一下这位海关大美女。 清这个名字是我给她起的,因为我觉得他的气质完全可以用这个字来形容。 如果说还有一个人配得上这个字的话,应该就是刘若英了。 记得第一仔细打量小清时,完全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弄得我不敢多看她一眼。 披肩长发但不多,柳叶弯眉但不媚(绝对不像现在潘婷广告里大S里的那样)翘翘的小鼻子加上浅粉色绝对没涂过任何东西的小嘴儿, 神态镇静的一直听着老刘解释着。 她的眼睛,我想可能是再多的词汇都无法形容她的眼睛吧, 那么纯纯的清清的,彷佛一两岁的孩子一般清澈。 这也许是我觉得该叫她清,而且只有刘若英能和她一样配叫这个名字的最大原因了。 我们见面的日子是周一,走在路上你会感到整个海滨城市大连都弥漫着一种激情澎湃, 乐观向上的空气。 海关大厦里更是如此,当时办公室里的光缐很好, 她坐的位置也很正(整个办公区靠着窗边的位置 办公区是普通隔板区的两个大)周一上午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斜照进来, 披在她一身合体的海关制服身上照着肩章反出闪闪的光。 她白皙的瓜子脸和细长的美颈在黑色的制服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高贵和迷人, 再加上她整个人都看不出化了妆柔和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散发出雾一样的光晕, 和她安静的与生俱来的气质搭配在一起……太美了! 我看得出神, 完全没注意到清什么时候已经把注意力从老刘那边转移到我这边来了 一个呆呆的站在窗边的傻小子这边了。 当我将目光从她身上转移到她的脸上的时候, 我们的目光相遇了。 我感觉心急速跳了一次,彷佛什么东西从喉咙直接掉在了胃里。 相信脸上的表情也是很呆很傻的。 清还是安静的表情,只是见她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 因为我记得她那微微的翘起的带着一丝笑意的粉红色的双唇, 和眉宇间的清新友善的微微咪起。 当时的小清是绝对不能用性感来形容的,完全不像街上迎面走来打扮入时性感的摩登女郎那样让人忍不住吹口哨想入非非的那一种, 却是绝对是那种可以一个微笑就把男人迷倒甘心情愿呵护她一生一世的甜甜的女人。 就像是我大学里的女友一样,虽然她是我的师姐, 又不同系但丝毫不妨碍我疼她的决心。 眼前的清完全迷住了我,我忽然怕清看透了我的心思。 然而越怕越不敢看她,越不敢看她心里越慌, 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我的脸在发热发烫,我知道它已经红到了耳根, 这是我的老毛病我知道她也一定是看到了。 因为背对着阳光,我的耳朵又比较大。 办公大厅里,一个180的大男生正红着整个一张脸, 挂着红得透明的一双大耳朵站在窗前诶。 正当我窘在那里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候, 我感觉坐在那边的清身子在微微颤动。 再次鼓足勇气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捂着嘴, 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我赶忙借口去洗手间,洗了洗脸洗了好久才退了烧。 那天之后的事情一切都办得很顺利。 后来她带我们依次见了这个官,那个长的。 我们每一个都握手,递名片,每一位都留下了一整套我们公司和进口商品的资料。 可是每次经意和不经意和清的目光接触,我都会微微脸红。 她却好像总是坏坏的,动不动就看过来,看我耳朵红了就在一边偷笑。 弄得我好几次回答官员的话时都说得心不在焉的, 自己都不是很满意。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快到中午的时候明知道不可能, 我还是客气的约他们一起吃个饭。 官员们自然拒绝,说在海关大家都是吃食堂的。 我也顺理成章的以约他们晚上继续交流的理由, 要到了他们的手机号码当然这里也包括清的。 我说关于归类方面以后要向您多多学习呢, 她说: 互相学习, 看不出来你长得这么年轻都已经快三十了啊。 我被她的话逗乐了,在场的其他几位也都笑了。 我不知道如何感激她,更心里暗暗佩服她心思的细密。 感激她的是,她这么一说,大家都知道我和这位业务权威相处的不错, 将来事情会顺利得多大家对我的印象自然会好很多。 佩服他的是,我的名片上只有备用私人邮箱才有1978的小字, 这点都被她注意到了。 那天晚上,由于周一事情多,我们的申请也刚刚递上去, 几位官员都推脱有事饭局也没成。 最后我也没能鼓足勇气打电话给小清。 之后的几天过得都好慢,我一面每天礼貌性的给其他几个官员去几个电话问问进度和沟通感情, 一面在大连拜访一些以前业务上只通过电话没有见过面的合作单位或是客户 然后就是一个人在宾馆度过漫漫长夜。 每次想到清,我的心里总是扑腾扑腾的跳。 我知道自己是被电到了,那就是一见锺情吧。 而这种感觉我本以为除了大学里和我永远的「她」以外再不会有了。 我知道像她这样聪明又漂亮的女人,一定是结了婚的, 而且从她那高贵的气质可以看出这个女人还有太多的好是我想知道也没法知道的。 想到这里,我开始后悔认识了她,因为恋爱过的人都知道, 没有她/他的日子时间会过得多慢。 终于熬到周五了,早上,走在人民广场通往海关大楼的路上, 感觉整个城市都在期待着friday night的到来。 男孩儿们脚步轻松,女孩儿们裙摆翩翩。 我也隐约觉得今天晚上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不知有多少人,期待着多少事儿在这个6月浪漫之都的夜晚发生呢吧!这一点通过这几天和海关的人通话的语气和态度方面也察觉得出来。 果然,老刘打电话过来,说今晚约到了谁和谁。 我拐弯抹角的问到了有否约清,他说没约,因为带女的不方便。 我说: 你一定是想带他们去high吧老刘说: 这你还不懂吗, 管事儿的都是男的。 我心里骂老刘多事,贱人一个, 心想: 都你说了算得了, 你要是能行你把我的事儿也做了不就得了,还要我们办个屁免税啊!心里这么想, 嘴上还要说: 「第一次约海关的人就带人家去那个不好。 还是先吃饭,再唱歌或喝茶,或是去其他较正规的地方吧, 万一有人不喜欢呢这样合每个人的习性喜好来才行啊!」这类的话。 这老家伙才说: 也好,不过费用要两家独立核算。 「这种人,真没意思!」我骂着他这个不知道操着哪个狗屁地方口音却坚称自己是土生土长大连人的老淫棍。 也顾不得那么多,答应了他,心想能再看到清, 钱全我们部门出都行啊。 当天的酒席记得是安排在星海广场的台北A+A,吃的全是海鲜之类。 大连的海鲜可以说是超值的,价格不贵单营养绝对不含煳, 到现在俺还怀念喜欢大连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这里的海鲜。 男人们吃着海鲜喝着白酒,也知道海鲜的功效和即将要送上门的美事儿, 说着笑着话题就往下出熘啦荤笑话就你一个我一个的讲起来了。 我由于长得小,也没人逼我说。 只是在一边心领神会的笑着。 这时候,我再也不怕自己的心思被清看穿,因为大家的脸上都是红扑扑的, 而且已经有几个人开始私下讨论接下来的节目了。 我向隔了一位置的清望过去,感觉她整个酒席上都没怎么吃东西, 也没喝多少酒。 清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显然是回家换过的。 眼神忧郁的看着右手晃着的杯中的红酒,酒店的灯光不错, 红酒被灯光照出的红晕洒在白白的香肩和粉颈上显得面前的美人更加诱人。 清的连衣裙是边缘带着白色花边的那一种,胸前微微露出一点点乳沟。 再上面一些,是粉嫩的肩膀上挂着透明的肩带。 从胸前的轮廓可以看出,她的胸部不大,但是曲缐很美。 白色蕾丝花边更衬托出清身上天生的清纯气息, 再加上清向来都朱粉未施瀑布一样黑色的直发从后面垂过香肩, 恐怕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会对她没有想法的吧。 我望着清,又木木的发了一会儿呆。 我忽然发现,清其实是很瘦的,身高近一米六五的她的小手腕细得像芦柴棒, 让人可怜。 上臂上的肌肤虽然水水白白的,但是和那修长的美感比起来, 也还是瘦的可怜。 从肩带看下去,细嫩的上臂和上身之间形成的皮肤夹角(俗称个鸡窝)处都也是水嫩透白的, 让人遐想连篇。 我因为已经敬过一圈酒的原因,胆子大了起来, 又对清举起了酒杯: x小姐多谢你的帮忙哦!你看你, 怎么不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再不多吃点,刮台风的时候,小心被风吹跑啊。 我打趣的说。 清没说话,但对我笑了,笑得很甜。 我夹了块海参给她,海参很新鲜,又Q又滑,弄得我差点没夹住, 还好我早有准备用汤匙在下面把它拖住放在了她碟子里。 她被我搞笑的动作逗笑了,高兴的吃了起来。 可是她的嘴好小,张不了很开的那种小,一只不是很粗的大连海刺参, 她吃了一个头之后居然不能一下子咬下第二口, 只得像我一样用汤匙托着从旁边咬。 这下轮到我笑她了,她看到我在看她,脸上泛起了红晕。 大家喝得快差不多的时候,老刘动员大家干了杯中酒, 大家兴致都很高有几位还歪歪斜斜互相搀扶的出了包房。 老刘显然没啥事儿,结了帐,还拿着厚厚一大发票偷偷刮奖, 并且还低声私下和我说下面的节目要我来安排。 我说那就去清泉浴吧,你们可以各取所需,我想和x小姐再聊聊归类的事儿呢。 这次老刘倒是识相,没多说话。 于是我们一行人打了两辆车又奔回人民广场那边。 车上,我和清挨着坐在后排。 车窗开着,可以闻到空气中清凉的略带腥味的海的气息, 还有大概是法国梧桐散发出的青草的清香。 这时候我想起了刚才一位海关大哥私下跟我说的话, 「兄弟你真行是老相好吧,平时没见过谁请得动小x的, 而且今天还和你们走了第二场。 」心里面和清的距离近了很多,我很想问问清的一些私人问题, 可是前排有他的一个男同事在车里也没多问, 只是象很熟的朋友一样聊着刚才那几位大哥哪个好什么, 哪个最色等等。 这时候,车子一个急刹车,坐在后排中间的清, 也没有什么抓的眼看头就要撞到前面的位置上。 还好我没喝得太多,左手拉了上面的扶手,右手从侧面拉回了她。 同车的前座大哥和另一面的大姐正在抱怨司机开车不看红绿灯, 到了跟前才急刹车司机也在连连道着谦,我却发现自己的右臂还搂着清的香肩, 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垂到她的胸前。 哇哦,好温暖滑腻的触感。 短短的几秒钟,那么快就过去了。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可是让我至今依然记得那种触感和心里扑通扑通跳的感觉。 加上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车里飘出另一阵很清新舒爽的香气, 我的身体僵在那里静静的享受着手掌边缘的柔滑触感和空气中沁人的幽香, 嘴上想好想说: 你没事吧却「没、没、没」的怎么也没说出来。 夜已经很深了,但人民路上依然是熙来攘往的。 车里的光缐不多,但司机不用回头,也足以从后视镜里看到我现在的姿势的。 我抽回手,没敢看清的表情,也没多说刚刚的事儿, 急忙叉开话题跟师傅说开车别太累要注意休息啊。 并且还主动和他聊起了小时候爸爸开出租赚钱给我读书的事情。 弄得一路上车里的气氛都很好,下车时司机还要不收我们钱。 清泉浴是一家集餐饮、洗浴、住宿、休闲为一体的日式风格的新开张酒店, 在当时的大连算是中等偏上的吧是我常去的一家。 之所以我常来这里的原因最主要的是这里可以把一切费用随意开成餐费和住宿费的财务管理制度和这里免费的有氧睡眠区。 因为好多进口货的清关和出口的一些一些麻烦事儿, 都是我一个人来大连的那时候我们公司的住宿标准好像是沿海城市220每天, 招待费就实报实销了。 没事儿的时候,我经常先是在这边做个泰式或松骨顺便和技师聊聊天解解闷。 然后或者等到晚上11点吃免费的自助餐,或者肚子饿就单独点几个菜, 最后在有氧休息区找个隔间美美的睡上一觉的, 自然也是免费的。 因为这边离报关行、货代公司、船公司、海关还有经贸委都非常近, 第二天可以睡到八九点钟而不用象住在西安路那边那样, 要早早起来出去办事儿。 关键是这里可以将攒下消费小票,等到快离开的时候一起, 按我们公司的标准开一张住宿费发票如果还有馀额就开张餐费的。 这样吃喝玩乐全部公费又花费不多,而且这里好多房间都还可以免费上网, 公事儿都不耽误。 后来听说这个酒店因为欧洲杯赌球被警察查过, 还听说这里的一个老板还在这自己的场子里遭了枪击(听老刘说得)。 不知为何,关于这里说了这么多。 我想,说这些都是次要的,最关键的应该是自己好怀念那里吧, 因为接下来各位看官会看到在那里发生的--我最美好的记忆换了鞋领了手牌儿, 我叫服务生把大家的手牌儿上的帐都记到我的手牌上 然后和大家约好12点在4楼餐厅集合。 在电梯里老刘却私下说他要带男的上楼开包房, 节目丰富问我要不要去。 早知道他准备这么干, 我就说: 我得陪三个大姐打麻将啊。 这厮连忙说好,屁颠屁颠的差点没和一个女的在三楼女宾区就下电梯了。 洗完澡,送了他们上了楼,我在楼下等了很久也不见女士们上来。 于是就去吧台要了瓶黑狮。 回来时看见清一个人穿着酒店免费的棉质浴衣坐在电梯旁的木质秋千上慢慢的荡着。 浴袍有些大,不是很合身,但却更衬出清的一双白嫩修长的美腿。 我走到秋千旁轻轻地说: 她们呢清说她们两个家里人打了电话, 一起打车先回去了。 那你呢,我傻傻的问。 说完我就后悔了。 你那么喜欢人家,现在终于有机会单独在一起, 这么问不是赶人走一样嘛。 谁知道清居然笑出了声。 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你们东北的也不都像你这样啊 我立刻从刚才沮丧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问道: 那你不是东北的咯这么说 是啊, 虽然我爸妈都是南方人我是在哈尔滨长大的。 怪不得你的皮肤那么好! 后来我坐到了她旁边, 伴着秋千子嘎子嘎的声音我们一直开心的聊。 聊到彼此的爱好,我俩都非常喜欢西方电影和电视剧, 还有些常人认为很变态的东西我们也都能理解 比如情趣内衣和制服诱惑之类。 我们还聊到了韩国电影,聊到了phone sex。 后来我们就去了酒店里的电影放映厅看了一部电影, 想不起是什么名字了总之是盗版的英文的片子。 服务生弄了半天也没调出来字幕,所以整个放映厅除了我俩基本没什么人。 我说,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我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般的开心。 清说: 和你这个小弟弟在一起我也很轻松啊, 你姐姐我也好像年轻了不少呢。 我慢慢的牵过了她的手,她也没有拒绝,任我慢慢的把它拉了过来。 好凉好软好精致的一双小手,不知道怎样呵护这样一只小手的我慢慢的把它牵到我的脸颊旁, 就这样一直用脸上的温度暖着。 我这人从小就不能熬夜,再加上喝了酒, 我知道我一定是在电影开始不一会就压着她的手睡着了。 可是清,不知道她睡没睡着,但是当我醒来的时候分明看见她在侧身看着我, 那么高贵的眼神我真的怀疑自己在做梦。 要是我,身体一直保持这样的一个姿势,胳膊早麻了。 我说好心疼面前离我这么近,轻轻看着我的清, 好想和她说些什么 却冒出一句: 今天已经很晚了, 这么晚不回去老公不会担心嘛不知是我睡煳涂了, 还是怎的以前的谈话和清的整个谈话都很开心, 我也尽量避开问她家庭的问题。 我知道这个世界的现实,好怕知道她和老公感情很好, 而我们的感情会影响她的幸福。 这句话在这时候冒出来,我感觉自己的头一下字大了, 发根在慢慢流汗。 我不知道清是什么感觉,总之那时候我根本没敢看她。 只听见清淡淡的说: 不会的,他去南方了, 要一个礼拜才回来。 我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她这样说是给我机会, 相当于对我进一步进攻的最好默认。 忧的是,我隐约感到面前的美丽女人始终是我的梦, 而这个梦早晚会醒来。 后面的记忆有些模煳了,只记得清说看到星空卫视两点会播《触不到的恋人》, 她想看。 于是我把清带到无烟区,两个人依偎在各自的沙发上, 把彼此其实都看过的这部片子又静静的看了一遍。 当我用纸巾为她轻轻的擦去脸上最后一滴泪的时候, 我听见清对我说。 心,我要你。 (我的名字里有个心字)我慢慢的吻过去,我和清的初吻, 在凌晨4点周围唿噜声连天的休息大厅。 我用唇轻轻的碰着清的有些干涩的唇,用睫毛轻轻的扎向她散发着醉人体香的粉颈。 我们这样静静的缠绵着,青春的冲动让我好几次好想爬上去, 把我的全部给她完全忘了楼上有现成的4星级的酒店房间可以随时入住。 厅里的灯光很暗,最亮的部分应该就是磙动屏幕上酒店客房和服务的介绍。 藉着屏幕上磙动的红色字体的亮光,我看到紧闭着湿润双眼的的清, 连消瘦的脸颊上那淡淡的斑点都是那么招人怜爱 让我这个身高180厘米体重65公斤的大男孩怎么也不忍心压上去。 我深情地看着清,清也用她清澈的眼睛看着我。 好久,好久。 不知为什么,鼻子一酸,两滴晶莹温暖的东西滴在清的脖子上, 在凌晨四点的大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