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林※※二十六岁弟弟长度: 八寸长仪琳张仪琳, 二十岁身高165cm,重45kg,长发披肩,三围34D.24.36, 是个美人胚子某学院学生,家庭修养极好, 谈吐极为气质地点: 阳明山某处私人别墅时间: 七月某日下午炎炎夏日真难眠, 啊!我真是倒楣爸妈竟然带弟弟妹妹去夏威夷渡假, 却把我一个人丢在台湾害我一人看家,无聊死了, 只好看电视解闷看着看着突然电铃响起,我三步并作二步, 打开门一看: “你好请问艾美在吗。” 原来是妹妹艾美的同学仪琳来找艾美, 正当我回答问题时眼前妹妹的同学仪琳,是个美人胚子, 三围应有34D.24.36身材真是一极棒,正当我失神不知无法回答时, 仪琳开口说: “怎么啦?林大哥 艾美不在吗?”我回神过来想: “妈的!身材真是一极棒, 应该品嚐品嚐。” 于是, 我撒谎骗她: “在在在,艾美待会就回来了, 里面坐。” 仪琳就毫不犹豫地进来坐在客厅等候看着电视, 但是却不知已陷入我的陷阱之中;而我则到房间把衣服脱光 走出房间来到客厅看到仪琳看着电视,浑然不知今天是她失身开苞的一天。 此时我聂手聂脚走到沙发后边,然后飞身一跃, 扑向正在看电视的仪琳仪琳被我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但她看到我赤裸的身体时更是哑口无言,呆在那边, 一会儿 她回神过来慌张说: “你你你你要做什么!?”我不怀好意说: “干你, 我要上你我强奸你,我要强暴你。” 于是我就将她抓住,而仪琳则拳脚并用激烈反抗, 企图挣脱我 并大喊大叫: "啊!救命啊???放开我???不要??????“, 但是她那娇小身躯柔弱力气,哪比的上我强壮的体魄, 蛮牛般的力气没多久她以大字型躺在茶几上, 四肢被我用胶带綑绑于四支茶几脚虽然仪琳一直挣扎、大叫、哭号, 但是却无力挣脱。 " 呜?不要???不要???放开我???不要???不要???啊???放开我???“" 不要???不要??啊?放开我??啊?不要??? "“尽量叫吧!别忘了这是独栋别墅, 又在山上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觉悟吧,好让我上吧!哈哈哈哈!”" 呜?不要???不要???求求你放开我???不要???不要???啊???放开我???“虽然仪琳一直向我哀求, 但我已经失去理性将右手伸向她那坚挺丰满的双峰, 隔遮衣服抚摸左手则将她的牛仔裤褪下,露出圆润饱满的臀部和雪白修长的双腿, 左手将她的牛仔裤褪下之后则伸入她的内裤, 探索神秘丛林以及神秘洞穴。 " 不要???不要??啊?放开我??啊?不要??? ""不要?还说不要?我看今天不把你操个够才行。 “二话不说,我就将她的上衣撕开,露出她雪白丰满的双峰, 哦!?她还是穿粉红色蕾丝性感魔术胸罩当然我把胸罩往上拉, 雪白丰满的双峰就呈现在我的眼前双峰上的乳头则是处女的颜色─桃红色。 " 不要???啊???放开我???呜呜呜呜?“我丝毫不理会她的哀求, 左手继续探查未开发的处女穴右手则捧着她雪白丰满的右胸, 以逆时钟方向柔转噢!她的胸部的触感真是棒, 有如布丁般柔软棒极了。 " 不要???不要??啊?放开我??啊?不要?求求你放开我??" 此时我已经对她的哀求显的不耐烦, 于是我将她的内裤扯下塞进她的嘴巴里,免得她扫了我要上她的兴, 而她则因嘴巴被堵住而无法发出喊叫 只能发出呜咽声: " 呜呜???呜呜呜??? "我的左手中指这时插入处女穴内, 以一进一出的方式刺激她的处女穴壁同时食指也不歇息的挑逗处女穴上方的阴蒂, 这时因为我的多方攻势处女穴则开始湿润流出淫水来了, 至于双峰上的乳头则在我的揉捏挑逗之下也硬挺起来。 "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经过三十几分钟的挑逗, 我看到仪琳的表情已从反抗痛苦的表情转为享受欢愉的表情, 于是我把塞在她的嘴巴的内裤拿下 而她的哀求喊叫声转为令人酥麻的淫叫声: " 啊……啊……啊……啊……舒。 服……喔……喔……啊……感……觉……好……奇……怪……" " 嗯……啊……啊……嗯……啊……" “啊……啊……好舒服……啊……快……点……”这时仪琳的未开发的处女穴, 已成为决提泛漤成灾的湿淫穴而白色的淫水则从湿淫穴流下, 而阴蒂在食指的挑逗下也涨大如红豆般显得更加突出, 更加的迷人这时我的小弟弟有如烧红的铁棒, 蓄势待发准备进攻仪琳的处女湿淫穴。 于是我握着小弟弟朝仪琳淫穴口挺进,握着小弟弟在淫穴口打转磨擦, 先让她着急 等她急了再上她: “嗯……呀……啊……爽……嗯……受不了……啊……。” “嗯……好舒服……好爽……嗯……啊……那里痒死了……。” “啊……嗯……好爽……嗯………啊……呀……。” “嗯……那里受不了……啊……受不了……呀……。” 仪琳死命挣扎,身体一阵勐顿,阴户拼命的往上顶, 差点小弟弟就插进仪琳淫穴里.“嗯…啊……快……不要……嗯……不要……那里好痒……求求你……啊…… .““啊……我受不了……嗯……啊……受不了……啊……嗯……受不了…啊…。” “求求你……我受不了……里面痒死了……呀……受不了…………快……我真的受不了……快点进来……。” 我听到仪琳的请求,再也受不了,于是将小弟弟头对着淫穴洞口, 用力一顶〝噗滋〞一声狠狠一口气,直冲到底, 顶穿她的处女膜而她淫穴还非常窄,处女真是不一样, 紧紧吸住我的小弟弟不放感觉真爽。 “痛啊……痛呀……痛死了……好痛……。” “啊……那里痛得受不了……好痛……。” “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会舒服的。” “可是…痛得……受不……了……那里……好……像……要裂开来了……。” “忍耐一下,过个几分钟,你的感觉就会不一样。” 这时我停止动作,朝淫穴口看, 看到从仪琳的淫穴口流出红色的血: 哈!终于被我开苞了!于是, 我轻轻的把小弟弟抽出来在她的洞口又插回去, 如此来回抽送几十下。 虽然她口中喊痛,但是随着抽送的速度的增快, 渐渐的她也开始嚐到美味领略到快乐,喉咙所发出的淫叫声, 比刚才的好听的太多了。 “啊……啊……好舒服……嗯……好爽……啊……嗯……。” “啊……嗯……好舒服……好舒服……啊……。” “啊……好舒服……啊……我好爽……嗯……。” “仪琳……哦……你的小穴爽死我了……哦……哦……。”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啊……。” “…………啊……我痛快死了……嗯……嗯……。” “哦……我好舒服……哦…………哦……。” “好舒服……啊……嗯……。” “好厉害……啊……林大哥……你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 “啪滋……啪滋……啪滋……。” 小弟弟、淫穴口的肉撞肉声,再加上仪琳的淫叫声。 “啊……啊……你太棒了……啊……好……啊……。” 仪琳的淫叫声,连绵不断,叫的好迷人, 叫的好淫荡。 “啊……快……再用力点……啊……快……用力一点呀……我好像要要升天了……啊……啊……。” 看着仪琳的淫浪的表情,把我那原先怜香惜玉之心又给淹没了, 现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我也要开始卖弄了。 小弟弟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转一下, 每一次抽出来都是整根抽出来,让她的淫穴, 有着实实虚虚的感觉让淫穴对小弟弟美感持续不断。 我这样的抽插淫穴,更让仪琳舒服不已, 淫叫连连.“啊……啊……好舒服……啊……好爽……啊……嗯……。” “啊……啊……那里舒服死了………嗯……。” “啊……嗯……我好舒服……啊……。” 仪琳的淫叫声,连绵不断,叫的好迷人, 叫的好淫荡。 她的两只脚,像是踢足球,不停的乱蹬,不停的乱顶。 ?仪琳的表情真是美极了,春情洋溢着, 在她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吐气如丝如兰,美目微合, 这种表情看了更是血脉贲张心跳加速。 “林大哥……啊……真美……嗯……太美了……哦……啊……。” “爽……美呀……嗯……我会爽死……嗯……。” “啊……爽……爽呀……哦……真爽……嗯……。” “我的……哦……小弟弟……啊……太爽了……哦……太妙了……嗯……太好了。” ……啊……实在是……你太厉害了……啊……。 “只见她一面淫叫,一面双手紧紧的抱着我, 双腿则高高的跷起她的臀部更是极力的配合迎凑小弟弟的抽送。 我一见仪琳是如此高涨淫浪,柳腰款摆, 极尽各种淫荡之能小弟弟更是疯狂的勐插,如快马加鞭, 如烈火加油狠狠的抽送,干的山崩地裂,山河为之变色。 啪!啪!啪!好清脆肉声。 滋,滋,滋,好大的水浪声。 淫穴的淫水,被小弟弟的陵沟,一进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 溅得大腿内侧阴毛周围,都被淫水弄得黏湿湿的, 好不腻人。 仪琳被我这一阵子的狂插勐干法,有点昏昏沈沈的, 整个四仰八叉的不再乱蹬乱顶只剩下喉咙间的呻吟声。 “那里好麻了……啊……又酥又麻……啊……哥哥……你的力量……好大了……啊…。” “仪琳……哦……仪琳……哦……过一下你就会爽……哦……。” “啊……那里受不了……嗯……轻一点………啊……。” 大约抽插了五百多下,她似乎苏醒了, 渐渐的又开始她的淫叫,她香臀的扭动更大, 更快。 “啊……嗯……哥……那里被你插的又舒服又痛……啊……嗯……。” “哥哥……哦……那里好舒服……哦……啊……。” “仪琳……你这个小荡妇……那里开始舒服了吗……哦……。” “嗯……那里……好爽……嗯…………啊……啊……那里开始舒服了…。” “哦……那里被插的又舒服又痛……嗯……用力一点……对……再用力一点……。” 为了回应仪琳的请求,我加快抽送的速度, 我小弟弟更是非常用力冲撞仪琳的淫穴里每次的抽送, 都一抽即出一插到底,直撞仪琳的子宫口。 “嗯……嗯……那里好痛快………嗯……那里好舒服……嗯……啊…撞到子宫了……哦……那里爽死了……哦……我爽死了……哦……啊……哥……再快一点……快……哥哥……那里要升天了……啊……哥……快……我乐死了……啊……快……我快活死了……啊……。 ““喝喝喝喝!小荡妇……哦……等等我……忍耐一下……好淫穴……忍耐……哦…。” “快……呀……哥……快……啊……那里……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爽……哦……啊……我爽死……我升天了……。 ““喝喝喝喝!小荡妇……哦……哦……啊……我要出来了……啊……出来了……啊……好穴……我爽死了…喔喔…快了…快射了…我要射出来了…噢…哦……哦???!!“此时仪琳的淫穴里阴精一阵一阵的浇在我的小弟弟上, 小弟弟一阵抽搐一股浓浓精液也完全射进仪琳的淫穴里, 此时仪琳也紧紧抱住我高潮淫叫: “啊……啊……啊……啊……高潮了啊……不行了……啊???!!”她的淫穴紧紧夹着我的小弟弟不放 使我拔不出来就这样几秒后,我累得趴在她的身上, 小弟弟则任由它软化而继续插在她的淫穴内而仪琳也气喘唿唿的昏睡过去。 到了晚上我醒过来,把仪琳解开, 而仪琳则对我说: “林大哥, 我以为做这种事是很可怕的事没想到竟然如此快乐, 下次我还要做好不好?”我一听,吓一大跳, 才一个下午清纯玉女竟变成荡妇,真出乎我意料之外, 于是我微笑看着她拉着她的手,带到我的房间, 进行更狂暴的做爱让她成为不摺不扣的荡妇, 仪琳从此成为我的〝女〞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