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扬驾驶看小轿车,受母亲之托,带母亲的好友洪姨去观光, 然后在附近饭店租了二个豪华的套房。 晚餐后,进入各人的房间先洗了一个温水澡, 洗除了一身的疲劳。 子扬正躺在床上休息时,电语铃声忽然响起, 子扬拿起电话︰「喂!」原来是洪阿姨打来的︰「子扬 过来陪阿姨聊聊天好吗?」子扬回答︰「好的!阿姨, 我马上过来。 」于是子扬立即来到洪阿姨的房间。 洪阿姨半躺在床上,肥白的腿子露在外面, 说︰「子扬把门锁上!」「嗯!」子扬遵照她的话, 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把上并且把门锁好。 洪阿姨说︰「来,子扬,坐下来陪阿姨聊聊天, 时间太早也睡不着。 」于是二人便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子扬抬头一看眼前的洪姨, 年纪四十多岁1.62米,150斤的体重,发胖的身体, 半透明睡衣里2个肥大丰满的乳房微微下垂,连乳罩都没有戴上, 随着唿吸和走路微微地颤动,看得子扬的阳具勃起。 子扬放了一支音乐, 说: 音乐真好听,我们跳个舞, 好吗?于是,拉着洪阿姨的手跳舞,跳着跳着, 两人就贴在一起了两人的下面生殖器,不由自主的隔着薄薄的衣服, 摩擦了起来子扬越摩擦越硬,慢慢地,翘起的阳具在洪姨的生殖器处摩擦。 洪阿姨手扶着子扬的肩膀,心中想到十多年不见的子扬, 于今竟长得如此的高大健壮。 芳心跳个不停、双乳发胀,连下面也渐渐地湿了起来。 洪阿姨说︰「子扬,阿姨洗过澡,为了贪求舒适凉快, 穿得很少你不会见怪吧?」子扬连忙说︰「不会的!阿姨, 我小的时候妈妈加班没有回家时,是阿姨照顾我, 晚上替我洗澡、陪我睡觉你就像我的妈妈一样的疼我, 现在我还不知道怎样报答你呢?」洪阿姨摸了一下子扬的头 说︰「子扬被你这样一提,我也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情形来了, 你晚上睡之前哭吵着要妈妈,我被你哭得实在没有办法可想, 把你抱在怀里把我的奶给你吃,你才肯安静的睡下来。 现在想起来,你还真顽皮,嘴里吃一个,手还要玩一个, 你就是哭吵不休有时真想打你的小屁股一顿哩!」子扬问「那阿姨为什么不打呢?」洪阿姨幽幽地说︰「那时候你才四、五岁, 是个不懂事的小娃娃打你有什么用。 再说你妈妈和我情同姐妹,她的孩子也等于是我的孩子一样。 何况阿姨那时还没嫁人,下了班回家也没有别的事就一心一意的把你当儿子般的照顾。 我受你母亲所托,当然要忠人之事呵!」子扬撒娇的说︰「真感谢阿姨!我一定要好好的孝顺你, 报答你!」子扬说完搂着她的腰坐在沙发上、亲吻着她的脸颊。 吻得洪阿姨娇羞满面的说道︰「乖子扬, 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洗澡时有多调皮?」子扬说︰「这个我不太记得了!你告诉我。 」她粉脸通红的说不下去了。 子扬乘机用手圈洪阿姨的胸前,摇晃着洪姨说「好阿姨, 说嘛!」手上轻轻地摩擦着洪阿姨鼓鼓的乳房。 洪阿姨看上去并没介意, 接着说: [我讲给你听是可以, 但是你不能讲给你的爸妈听这件事在我心里隐藏了二十多年了, 知道吗?」子扬的手摸到她的乳房前面停住说︰「放心 我不说就我们两个知道,好吗。 」于是,洪阿姨说︰「你小的时候,我每次给你洗澡, 你非要我脱光了衣服坐在浴缸里面你就站在浴缸里面, 脸对脸的替你洗澡。 而你的一双小手,有时摸阿姨的乳房,有时又捏奶头, 有时伸到下面去摸阿姨的 下体弄得我全身痒傥傥的, 难受死了!有时我气极了把你的小手打开,你就又哭又叫, 真气死我了。 」子扬追问着︰「那 !阿姨后来又怎样呢?」洪阿姨继续说︰「我有什么办法?只好让你那双讨厌的小手去摸去捏!真恨起来时, 我就用手指去敲你的小鸡鸡你哇哇的叫,想起当时的情景, 到现在还觉得好笑哩!」子扬说︰「好呀!原来阿姨在欺负我年纪小 占我的便宜我现在要报仇了!」洪阿姨笑道︰「小鬼头!阿姨对你那么好!你报的是什么仇呵!」子扬说︰「我现在要吃你的奶、摸摸你的下面。 」洪阿姨调情地说︰「你敢!」「我怎 不敢!」子扬说着, 便把洪阿姨压倒在沙发上双手拉开洪阿姨的睡衣。 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子扬的眼前,高高挺起。 子扬低头含住一颗奶头吮,一手抚摸另一只大奶, 另外一手伸入洪阿姨的三角裤里面摸到了一大片的阴毛。 「啊!子扬!不可以这样胡来 阿姨要叫救命了 」子扬不理会她的大叫, 手指顺往着阴毛而下摸到温热的肥穴,鼓鼓的。 顺着肉缝,用中指轻轻地摩擦着阴帝,弄得洪阿姨整个人都瘫痪在沙发上面, 两腿微微张开肥穴往前迎合的和怂动,嘴里娇喘喘的。 洪阿姨无力地说︰「阿姨难受死了。 」子扬开始边摸边仔细地看了看洪阿姨肥胖的的身体, 然后脱下裤子把硬涨高翘的大鸡巴,端给洪阿姨看。 洪阿姨一看,眼睛都直了。 子扬顺手抱起洪阿姨,放倒在床上。 洪阿姨情不自禁的用手握着他的大鸡巴, 说: [好粗好大呀]就套弄起子扬的大肉棒来, 用手指去摩捏龟头的马眼及颈沟。 子扬觉得阿姨的手,好会摸弄,从龟头上传来的一阵傥麻快感。 然后,子扬低头伸出舌头先舔了下阴毛森林中的阴帝, 顿时洪阿姨全身如同电麻一样,洪阿姨哼着叫着, 子扬站起身来把她的双腿分开,隆起的肥穴, 如温热的小丘大片浓密的阴毛中间,肥穴一张一合的, 冒着热气。 子扬说: 儿子来替你止痒!手握大鸡巴, 对准了她的肥穴在口子上滑了滑,「滋!」的一声插了进去, 洪阿姨空虚已久的肥穴立即感受到了一种充实感 把子扬的大龟头包得紧紧的舒服极了。 于是子扬先开始轻抽慢插,然后再改为三浅一深, 不停地抽插洪阿姨扭腰摆臀挺起肥穴,来往迎合, 舒服得直叫。 子扬趴洪姨的身上,洪阿姨两个肥美的大腿摩擦着子扬的两个腿, 乳房和自己的胸前接触充满肉感。 洪阿姨说道︰「压的我浑身好解恨呐。 」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向洪阿姨袭来,一阵高潮来了, 紧紧地抱住子扬下面用力的夹紧肉棒。 一阵高潮过了之后,洪阿姨说道︰「乖儿!阿姨没有力气了!]子扬就把她翻过身来伏在床上, 把那个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翘了起来握着自己的大鸡巴, 从后面插进那一张一合的洞口里正好两个手从侧面摸捏着两个抖动的下垂的乳房, 并轻轻地按摩两个奶头。 洪阿姨从来没有尝过这「野狗交媾」式的招数, 尤其子扬的大龟头真棒!阴壁上的肉被粗壮的阴茎胀得满满的, 在一抽一插时大龟头上凸出的大凌沟,刮得穴里酸痒不已。 洪阿姨的肥臀左右摇摆、前后挺耸,配合子扬的勐烈插抽。 子扬只觉得她的肥穴正在一夹一夹的咬吮着自己的大龟头, 加快了抽插的节奏。 突然,龟头一麻,从腰间自然发力,一股浓热磙熨的阳精飞射而出, 洪阿姨感觉里面一股劲道和热力说︰「射吧!射到里面去!!!」二人都达到了慾望满足的顶点, 相拥而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了过来。 子扬一看手表,快凌晨一点。 感觉肚子有点饿了,按铃命侍者送入几样小菜一瓶洋酒。 二人赤身裸体边吃喝,边闲聊起来。 子扬还不时伸手在她身体乳房上和阴毛处摸摸揉揉, 洪阿姨很受用的娇笑︰「小宝贝!你还没够呀?」子扬问道︰「亲阿姨 刚才舒不舒服痛不痛快?」洪阿姨说︰「嗯!好舒服!好痛快!阿姨活到今天还是头一次领略到于此美妙的性交乐趣!小心肝!阿姨真爱死你了!」子扬的手摸在她的肥穴上, 说道︰「亲阿姨!等一下这里还要不要儿子日下这里?」「嗯!当然要吗?阿姨饿了好久 当然要吃得饱饱才甘心!」「阿姨!儿子的这条宝贝 够不够劲你满意不满意?」「小心肝!还说呢!你那条大宝贝真厉害、真够劲!刚才差点把阿姨的命都要去了, 怎会不满意呢?」洪阿姨也在子扬的大阳具上套弄 互相摸着对方下面的生殖器。 「那你以后要叫我好听一点的!」子扬揉着她的大乳房。 洪阿姨问道︰「你要阿姨叫什么才好听一点的呢?」子扬得意的说︰「你可以叫我 大鸡巴哥哥、亲哥哥、亲丈夫。 」「不要嘛!那多羞死人嘛!」她粉脸通红的娇羞着说。 「亲姨妈!羞什么!现在又没有外人!只有我们俩个人嘛]「嗯!好嘛!亲哥哥、亲丈夫、大鸡巴亲哥哥!啊羞死人了!」子扬一听, 就把洪阿姨放在沙发上让她张开两腿,子扬跪在地毯上, 用粗大的鸡把一下一下的抽插放肆地奸淫着这个肥胖的阿姨, 又把浓精射入阿姨的肥穴里面才倒在洪阿姨的怀抱里, 摸着乳房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子扬闻到潮湿的味道, 才发现自己怎么头埋在洪阿姨的毛丛里睡着的。 而洪阿姨的手一直捉着他的大肉棒。 在这一个星期的游览中,实际上二人做爱的时候比游览的时候多。 在房间时,除了饭店侍者送饭送饮料时穿着睡袍外, 其馀时二人俱是裸体相处。 性慾来时,浴室里、或躺、或卧...各种姿式和各种角度的尽情造爱。 加上洪阿姨集二十馀年的性爱经验及技巧,指导子扬如何能够省力, 如何能够持久如何能使男方畅快,如何能使女方舒服。 使得子扬每次的性爱,都得到遍体舒畅,也使她自己也得到满足尽致。 子扬感到洪阿姨的各种性爱技巧有如一本『性爱百科大全』一样, 使他享尽了中年成熟妇人的风韵和妙味。 想起︰『四十如虎』这句俗语,一点没错, 难怪许多有经验的男子都喜欢和中年妇人做爱。 时间过得真快,洪阿姨回家的时间已经到了。 临走时,他把洪阿姨又站着顶了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