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阿民是我的同学,由于我们是邻居, 我和阿民又是最要好的朋友所以我经常去他家玩, 他也经常来我家坐客。 他的爸爸两年前去世了,他只和他妈妈一起住。 他的妈妈姓张,快四十岁了,不过风韵尤存, 白白的皮肤长长的头发,不胖不瘦的身材。 也许是上了一些岁数的关系她平时很爱化装, 红红的嘴唇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看起来非常诱人。 她平时的穿着也很漂亮,喜欢穿年轻人的衣服, 显得非常风骚。 我和阿民的其他同学每次来到阿民家阿民的妈妈都非常热情的招待我们, 把我们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我们也非常喜欢她, 都叫她张妈妈。 有一天,我来到她家找阿民。 一开门,是张妈妈,只见她上身穿一件白色圆领衬衫, 下身穿一条黑色小短裙脚上穿一双黑色高跟鞋。 她的裙子很短,一双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看起来漂亮极了。 我问: “阿民在家吗?”张妈妈说: “阿民昨天去他姥姥家了, 下午才能回来。 先进屋,我刚做了蛋糕,尝尝好吃吗。” 我就和她一起进了屋。 我坐在谢谢上,张妈妈端来一盘蛋糕。 “真好吃!”我说。 “是吗,那就多吃点。” 张妈妈看我很爱吃,就高兴的坐在我的对面, 和我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我忽然注意到了张妈妈的迷人的身姿, 张妈妈由于只注意和我说话忘了她穿的是短裙, 两腿微微的分着。 张妈妈的两条雪白的大腿由于裙子太短,连大腿根都露出来了。 张妈妈的大腿真白啊!白得连青青的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股想摸一摸张妈妈大腿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从怀里拿出本想给阿民看的集邮册, 来到张妈妈的面前说: “张妈妈您看看我的集邮册。” 张妈妈年轻时就是个集邮迷,一见集邮册马上接过去看了起来。 我一看时机成熟,就悄悄的蹲了下来,好象是要给她指点, 实际上我把左臂压在了她的大腿上右手按在了她的另外一条腿上。 张妈妈一点也没有注意我的动作,只顾专心的看集邮。 我开始用手背蹭着张妈妈的大腿,慢慢地将手翻过来用手掌接触着大腿轻轻的抚摸起来。 张妈妈的大腿好滑嫩好有弹性,一点也不象四十来岁女人的皮肤。 我的手渐渐地摸到了张妈妈的大腿内侧,而且越摸我的手越靠近大腿跟部。 摸着摸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刺激着我的大脑。 真想看看张妈妈两腿之间的那个地方长的是什麽样子的!我慢慢的把头低下, 往张妈妈的裙子里看看不太清楚,我就轻轻的把张妈妈的两条大腿往两边分开一些。 啊,看到了,我看到张妈妈的裙子内了!我把上身压低, 仔细的看着张妈妈的两腿中间原来张妈妈穿的是一条白色花边小内裤, 虽然内裤很小但也已经把张妈妈身体最重要的地方遮得严严实实的。 内裤底部中间的部分已经深深的陷了下去,张妈妈那块饱满的地方被包裹得凹凸有致。 我仔细的看着紧贴着张妈妈身体的小内裤, 我忽然发现在内裤的中尖陷下去的地方有一个小豆般大小的红点在白色内裤的衬托下格外的惹眼。 那个红点是什麽引起了我的兴趣。 我又离近仔细一看,张妈妈穿的是一条旧式的白色花边内裤, 内裤可能是由于经常洗的原故已经洗得一些地方很薄了, 甚至都有洗破的地方了。 内裤的中上方有一个被洗破的小洞,这个洞正好是张妈妈两片阴唇的上部, 那个内裤上的红点竟然是张妈妈从内裤里漏出来的阴蒂!呜!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竟然看到了张妈妈的阴蒂!可是张妈妈怎麽这麽不小心 自己的屄露在内裤外边都不知道。 如果张妈妈的阴蒂能让我摸一下该有多好啊!可是任何一个女人也不会让一个男孩随便摸自己的屄的, 要想摸张妈妈的阴蒂只有在她不知不觉中才行。 怎样才能既帮了张妈妈又不会让她知道呢?我应该在张妈妈不知不觉中帮她把阴蒂塞回去才行。 可是阴蒂是一个女人屄上最敏感的地方呀,要让她不知道的话我就必须分散她的注意力。 想到这我就擡起头来,张妈妈还在专注的看着集邮册, 我就一边和她说话一边把那只按在她大腿上的手轻轻往裙子里移, 一寸两寸… 总算摸到张妈的内裤了。 我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内裤的当中摸,手指一下陷进一个温暖的凹缝中, 这个凹缝就是张妈的……我努力控制着我的激动的心情 不让手指颤得太厉害然后沿着这条凹缝摸了上去。 “大伟,这张邮票是什麽时候的?”张妈妈问我。 这时我的手在张妈的内裤上真的摸到了一个温温热热的小肉鬏似的东西。 难道张妈的屄真的让我摸到了吗?我怀疑我的感觉, 可是这个小肉鬏既柔软又富有弹性捏起来感觉太好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张妈屄上的阴蒂已经被我捏在了手里!“啊 啊这个吗,可能是文革时的吧。” 我轻轻揉摸着那个小肉鬏,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里, 随口回答张妈的问题。 “是吗!那一定很珍贵呀!”张妈继续全神贯注的看着集邮册, 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最隐秘的部位正被一个男孩摸着。 我开始只是用指尖轻轻的触碰那个小肉鬏, 擡头看着张妈的表情发现她对我的动作根本没有反应, 就大胆的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阴蒂轻轻的捻了起来。 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摸一个成熟女人的屄, 紧张得手有些颤抖。 张妈的阴蒂是个柔软滑嫩,捏在手里热热乎乎而且有些粘性的小肉鬏。 我想起该帮张妈把她的这个小肉鬏塞进内裤里, 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摸到一个女人的性器官哪能这麽快放掉 还是先摸一个够再说吧。 我轻轻的捏着,越捏越过瘾,张妈那柔软的阴蒂被我捏得不断改变着形状, 一会被我捏得扁扁的一会又被我揪得长长的。 我一边轻轻的揉捏着张妈的阴蒂,一边擡起头看着张妈的脸, 张妈好象根本不介意我玩她的逼还在全神贯注的看着集邮册。 我象得到首肯似的更加放肆的玩了起来。 我摸着摸着,感觉还阴蒂的一部分还藏在张妈的内裤里, 这时我已经不想把张妈的阴蒂塞回内裤里了只想更多的摸一摸张妈的生殖器。 我把左臂也慢慢地伸进张妈妈的裙子里,左手轻轻按在张妈的内裤上, 看看张妈没有感觉就用右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张妈妈的阴蒂轻轻的, 慢慢的向外拉。 “这几张一定也很珍贵。” 张妈又说。 哈,看来张妈完全没有感觉到她的阴蒂正被我一点一点的从她的内裤洞里揪出来。 我轻轻的拉呀拉呀,直到把张妈的阴蒂连同阴蒂上的包皮全部整个的揪出来才舒了一口气。 低头一看,咦,阴蒂怎麽不见了?离近了仔细一看, 哦原来张妈嫩嫩的阴蒂好像害羞似的缩进了包皮里。 我马上把手指捏住张妈阴蒂的包皮,轻轻的向里一摞, 使张妈的阴蒂从包皮里慢慢地露出头来可是一松手阴蒂又缩进包皮里, 我擡起头冲着张妈笑了笑(当然,张妈没有看见), 觉得张妈妈好象在逗我玩。 我又低下头,只好捏住包皮再一摞,使她的阴蒂突出出来, 左手捏住阴蒂的头右手帮张妈托了托集邮册, 实际上是爲了用集邮册挡住她的视线别让她发现我正在摸她的屄, 好有进一步的行动。 张妈好像完全沉浸在我的精美邮品之中, 连自己的屄被人玩了都不知道。 我一看她刚看到集邮册的一半,就又低下头, 全神贯注的去捉弄她的阴蒂。 我的脸离着张妈的下身很近,鼻子都已经扎进她的短裙里了。 张妈下体有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骚味,我闻着闻着身体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 我又改爲右手捏住她的阴蒂,左手捏住她的阴蒂周围的包皮轻轻地向里摞。 张妈本来很小的阴蒂被我揪得快有半寸长了。 我一边揉着张妈的阴蒂一边仔细的观察这个可爱的小肉鬏, 张妈的阴蒂红红的嫩嫩的我捏着好象能捏出水来。 我忽然发现张妈阴蒂的根部与包皮相连的地方有一些垢, 我想: 张妈妈洗澡怎麽这麽不仔细自己的屄都不洗干净, 让别人知道还不笑话她而且这些垢在这存留时间太长的话会使张妈妈生病的, 那样阿民和同学们该多着急呀幸亏我今天看到了。 想到这里,我决定替张妈清理清理她的阴蒂。 唉,谁让我是个热心人呢,再说能帮张妈做点事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的左臂一直压在张妈的大腿上,悄悄又往上挪了一些, 然后又用伸进她裙子里的我的左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住本来被右手捏住的阴蒂 又尽量向外揪了揪实在揪不动了,又用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捏住阴蒂根部的包皮, 轻轻的向下摞了摞使张妈阴蒂的根部完全的翻了出来。 我又擡起头来看了看张妈的反应,张妈仍然全神贯注地欣赏着我的集邮册, 不断地流露出惊讶的目光。 集邮册被翻到了三分之二多的地方,我想我需要快些动作了, 不然等张妈看完我就没法再爲张妈妈清理阴蒂了。 我赶忙又低下头,仔细的观察张妈的阴蒂, 然后弯曲右手的食指用指尖和指甲轻轻的刮着张妈阴蒂根部上的阴垢。 “大伟,你不知道,阿民的爸爸年轻时也非常喜欢集邮呢。” 张妈边看边对我说。 “哦,哦…”我认真的刮着她的阴蒂,已经没有精力再同她说话了。 我用左手轻轻的扭动张妈的阴蒂,使阴蒂根部和包皮上的每一个细小地方的阴垢都被我的右手手指抠了出来。 抠了一会后张妈的阴蒂已被我清理得很干净了, 我又把右手食指伸进我的嘴里沾了一些唾液然后又把这些唾液都抹到了张妈的阴蒂上, 我反复的沾反复的抹使张妈的整个阴蒂都粘满了我的唾液。 张妈那红嫩嫩的小阴蒂由于粘满了我的唾液而散发着鲜艳诱人的光泽。 我敢肯定如果哪个男人或男孩不小心看到张妈的屄一定都会忍不住去伸手摸一摸捏一捏她的小阴蒂。 我继续抚摸着,而张妈还完全不知道呢!我擡起头, 这时张妈已经看到集邮册的最后一页了我又低下头, 看了看这个被我清理得干干净净红嫩嫩无比诱人的阴蒂 心理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做了好事后的满足感然后恋恋不舍地把手从张妈的裙子里抽了出来。 张妈也看完了最后一页邮票,“这些邮票简直太好了!你一定费了很大的心血吧。” 她激动地对我说。 “哦,哦,是费了不少心血。” 我还在回味着摸着张妈那阴蒂的奇妙感觉。 张妈又对我说: “谢谢你给我看你的珍藏品, 中午就在这吃午饭吧我给你炒几个好菜。” 我心想: 是应该感谢我,不然你的阴蒂现在还很脏呢。 就愉快的答应了她的邀请。 这时张妈合上集邮册站了起来,我一看下了我一跳, 张妈的内裤紧包着阴部但是张妈那被我揪出的阴蒂却从她的内裤的破洞里夸张的露出来, 原来像红豆的阴蒂由于张妈站起来的关系被从内裤里挤出, 突出得简直像一个小红枣但是从张妈的角度却看不到。 可是我不可能现在伸手帮张妈把她的阴蒂塞进她的内裤里, 只好装没看见等她自己发现吧。 哎,刚才爲张妈清理完阴蒂以后怎麽忘了把她的阴蒂塞回内裤里呢?我也站了起来, 还好张妈的短裙刚刚过了大腿跟,我站着刚刚看不到她露出来的阴蒂。 张妈把集邮册放下,转身去厨房做饭,我也该释放一下我挺了半天的阴茎了。 我进到卫生间里,解开裤口,我的阴茎一下子就弹了出来, 龟头的顶端已经流出了少量液体我用卫生纸擦了几下, 稳定稳定了情绪后出去。 张妈端来一盘菜,我刚要下手去抓, 张妈立刻教训我说: “快去洗手, 看你的脏手。” 我明明在家洗过的手,怎麽会脏。 我一看手,右手的大拇指,中指和食指上果然有一点儿脏, 食指的指甲缝里还有一些垢就擡起头冲着张妈笑了笑, 心想: 这不都是刚才爲你清理阴蒂时弄的吗。 我去厨房洗了手回到餐桌前坐下, 又看到了一个奇妙的景象: 由于我坐着比较低, 张妈那露在内裤外的阴蒂又映入我的眼帘。 张妈来回的端着菜,她那个红嫩嫩的阴蒂随着两条大腿的摆动左扭一下右扭一下, 并且时而缩进包皮内时而探出头来颤动,而且我刚才抹上去的唾液此时由于阴蒂不停的颤动而从张妈的阴蒂上滴下来。 我真想多欣赏一会张妈那个逗人的小阴蒂。 但是一想: 不行,张妈要是这样外出的话她的这个小阴蒂一定会被很多人看到的, 这时张妈又端着菜走过来突然脚底一滑,一个趔趄就要摔倒。 我马上冲过去,右手扶住张妈的腰,左手迅速伸进她的裙子里一下子就捏住了她的阴蒂。 “您小心点儿啊!”我边揉捏着她的阴蒂边对她说。 张妈被吓了一身冷汗: “啊,吓死我了, 菜差一点儿都撒了!谢谢你大伟!”“不客气 您没事吗?”我捏着张妈的阴蒂不停地捻着。 “没事,来,吃饭吧。” 说完她就把菜放在桌上,我赶忙把张妈的阴蒂塞进她的内裤里然后把手抽了回来。 二。 进入张妈的身体里我们都回到座位,打开了一瓶红酒。 张妈做的菜还真好吃,我们边吃边聊。 张妈喝着喝着脸有一些红了, 并向我提起了阿民的爸爸: “阿民的爸爸也非常喜欢集邮。” “他去世时您一定非常难过吧。” “啊,当时他就死在我的边上。” “您的边上?”“当时我们两个一同坐车回家, 他开得速度太快了结果撞到了树上…”“那您没受伤吗?”“我当时被撞晕了, 后来发现撞伤了头部。” “严重吗?”我关心的问。 “没甚麽,只是落下了一个小病根。” “甚麽病根?”“就是同时不能注意两件事, 如果我做着一件事的话就只能关注它没法再注意其他的事。” “哦,这是甚麽病”“医生告诉我这叫大脑单线症, 也就是我的大脑多线神经在车祸时受伤了。” “严重吗?”“也没甚麽,就是有时容易受伤, 比如说我在看电视或看书时就不能干别的。” “爲甚麽?”“因爲我已经集中注意力了呀, 如果这时我削苹果的话小刀割破我的手我也不会感觉到的。” “那不是非常危险。” “其实也没甚麽,多注意点就行了,这个毛病也可以让我做一件时更加认真。 这件事不要告诉阿民呀。” “怎麽,阿民还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他, 怕他担心我。” 原来张妈还有这个毛病啊,怪不得我刚才那样的玩弄她的阴蒂她都感觉不到呢。 我们吃完饭,张妈到厨房内刷碗,我坐在客厅看电视。 忽然听到厨房传来异常声响,我赶忙跑过去一看, 张妈站在凳子上手里拿着个拍子打着壁橱里的甚麽东西。 我问: “怎麽啦?”“有一个蟑螂。” “我来帮您打吧。” “不用了,你不知道它在哪。” “那我扶您一下吧。” “好吧。” 我的手扶住了张妈的大腿根。 由于张妈站在凳子上的缘故,我的头只到她的腰那, 她一擡脚尖裙边就盖过了我的头。 张妈的裙内风光非常诱人,两条雪白的大腿柔软光滑, 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两条大腿的交叉处就是张妈那最神秘的地方。 张妈的花边内裤很薄,也非常窄小,刚刚遮住张妈身体那最神秘的地方。 由于站着的关系,张妈的内裤和她的身体之间并不是紧紧的贴着, 而是有一段距离我看到有一点红色的肉唇已经露到花边外来了!看着看着我的心情又激荡起来了, 我突然想看看张妈神秘的内裤里到底是什麽样子的 可是要是让她知道会不会骂我转念一想,管他呢, 反正她也不是外人我偷偷看看她的身体对她也没有什麽伤害。 想到这我把头向左偏了一些,向张妈的内裤和她大腿跟之间的缝隙处看去。 随着我的头越来越偏,我看到张妈内裤里的面积就越来越大。 终于,张妈内裤里最当中的地方被我看到了!, 虽然内裤里的光线有些暗但张妈身体最害羞的地方还是让我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个微微张开一点口的肉缝,两边的肉唇红红的嫩嫩的, 非常饱满。 当中的凹缝看起来非常神秘而又深不可测。 看着看着,我扶着张妈大腿的左手不由自主的滑向了张妈的内裤, 大拇指一点一点的沿着张妈的大腿根滑进了张妈那窄小的内裤里。 我的指尖刚碰到突起的肉唇的边缘时勐然间闪过一个念头: 我这是干什麽!我怎麽能对阿民的妈妈做出这种下流的行爲呢?她是我非常尊敬和喜欢的长辈, 我怎麽能随便摸她的屄呢?想到这我就想把我的脏手收回来 可是我的手指触摸着张妈那柔软的肉唇时却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刺激, 一瞬间的理智马上就被手指尖上那温热柔软的感觉冲得烟消云散了 我轻轻的掀开她的内裤……啊!阿民的母亲--张妈那神秘的生殖器终于赤裸裸的呈现在我的眼前了!只见两片红红嫩嫩的肉片微微的张着 就好象张妈的那两片红红的嘴唇而且在右边大阴唇的内侧还长了一颗黑黑的痔, 我想除了我和阿民的爸爸可能没有其他的男人知道张妈身体的这个地方还长着痔, 这使我非常的自豪。 有一片深红色的小阴唇已经从两片大阴唇当中的开口处钻出来好象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欣赏。 再往上看,水灵灵的小阴蒂在张妈阴部开口上方交叉处的包皮里微微的探出一点头来, 顶端还微微的闪着晶莹的光。 阴部的上方长着一小撮黑黑的毛,虽然不长但是打着弯弯的卷, 爲张妈美丽的下身平添一分神秘的底蕴。 张妈的阴部好象是一朵鲜艳的牡丹花,正含苞欲放, 娇艳欲滴。 看着眼前的美景,我毫不犹豫的伸过手去摸了起来。 我又将两片肉唇之间的缝扩大了一些,仔细向内部看, 只见张妈阴唇的黏膜的嫩肉象刚出水的蚌肉, 肉片上还布满了细细的血管鲜鲜嫩嫩的摸着感觉非常棒。 张妈深红的小阴唇更加的诱人,索性大胆地捏起来。 我用两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揉捻着,两片小阴唇之间自然出现一个红红的小洞。 这就是张妈身体最神秘的地方 --我梦寐以求想看到的女人的阴道啊!做梦也没想到我第一次看到的成熟女人的阴道竟然是张妈妈的, 能看到高贵的张妈的阴道更使我感到无比的骄傲。 想到这我的双手扶住张妈两条大腿的上部,两只大拇指分别按在两片大阴唇上, 然后把我的脸贴近了张妈的下体。 闻着从张妈肉洞里散发出的气味我简直都要陶醉了!我再也忍不住了, 把嘴凑了上去。 当我的嘴唇接触到张妈肥厚的阴唇的一刹那, 我热血澎湃了。 以前就连亲张妈脸一下都不敢想的我今天竟然亲到了张妈最隐秘的阴部,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感觉。 我在张妈的肉唇上吻了几下后伸出了舌头,沿着张妈的肉缝上下的舔了起来。 我舔得非常认真,张妈两片鲜红的阴唇上不一会就沾满了我的唾液。 舔了一会以后,我用两个大拇指将张妈的两片大阴唇轻轻的分开, 将舌头伸了进去在张妈的肉缝里舔了起来。 我细细的舔着,一边舔一边不时仰起头看看张妈的反应, 张妈还全神贯注的找那只蟑螂自己的屄被一个男孩舔着竟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的舌头来到阴部的上方,轻轻的润吸起那个被我弄干净的阴蒂。 我用嘴唇抿住张妈阴蒂的包皮,然后一嘬,张妈那娇嫩嫩的阴蒂就被从包皮里嘬了出来, 然后我又用牙齿轻轻咬住张妈阴蒂的根部用舌尖轻轻的逗弄着张妈下身这个可爱的小肉鬏。 逗弄一阵以后我松开了嘴,看到张妈的阴蒂还直挺挺的翻在她的包皮外, 我就将脸转向了左边将右边的脸贴到了张妈的下腹部, 用我的脸轻轻的蹭张妈妈的阴蒂。 我不停的挪动着我的头,感受着张妈的阴蒂在我脸上摩擦的感觉。 太舒服了,张妈的这个小肉鬏在我脸上摩擦的感觉太爽了。 不一会,感觉肉鬏没了,转头一看,原来张妈的阴蒂又缩进包皮里了。 我将手指往两边再一用力,将张妈的肉缝又扩大了一些, 再将嘴唇贴到肉缝上把舌头伸了进去。 舔着舔着忽然感觉舔到了一个肉洞,这就是张妈的阴道吧, 我非常的兴奋不知不觉的竟将舌头伸进了张妈的阴道里, 用力的吸起来。 啊!张妈阴道里的味道真另人陶醉,浓郁的臊味中略带几分酸涩, 但我品尝起来却感觉格外的香甜根本不想松嘴。 我想将舌头伸进张妈的阴道更深处,就将扒着阴唇的双手松开, 这一松张妈的两片大阴唇一下子就夹住了我的嘴唇。 再将双手按在张妈那丰满的臀部上,将嘴往前一拱, 舌头尽量一伸终于又向张妈的阴道深处前进了一大块。 我的舌头不算太长,但现在也已经全部伸到了张妈的阴道里。 我又将脸仰起一些,一边看着张妈找东西的样子一边舔着她的肉穴。 张妈这时仍然认真的寻找着那只蟑螂,根本没感觉到一条舌头正在她的阴道里蠕动着。 我看到她这个认真的样子真觉得有些好笑。 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站在凳子上找东西, 而一个正站在她的下边舔着她的阴道而她还完全不知道, 还在找着东西如果谁要把这个景象拍下来的话一定会成爲绝佳镜头的。 舔了好一阵后,我将舌头从张妈的阴道里抽了出来, 嘴也离开了她的阴部但在张妈的阴道里流进了不少我的口水, 我的嘴刚一离开那些口水就从张妈的肉穴里流出来, 顺着大腿流下去。 我赶忙用手把张妈大腿上的口水抹干净,抹完大腿又开始抹她的阴部, 抹着抹着我突然想探一探张妈的阴道到底有多深, 就把中指伸进张妈两腿间的肉缝里找到洞口后将中指慢慢的往里插。 我擡起头看着张妈的反应,如果她有任何意外动作我就得立刻把手指拔出来, 不然的话被张妈看到我的手指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她还不杀了我吗。 我看到张妈还在全神贯注的寻找蟑螂,根本没感觉到有异物正慢慢地插进她的阴道里就更加大胆的往里突进。 张妈妈的阴道里由于有了我的唾液的润滑使我的手指插入得很顺利。 我感觉张妈的阴道像个无底洞,我的中指本来很长, 但是都快插到根了还没有摸到张妈阴道的最深处。 我把摸着张妈妈阴唇的左手放开,伸到张妈的后腰处, 按在了她后腰的下部这样,我再往里捅也不会把张妈捅倒的。 把手按好后我微微得用力把张妈的腰向前推了推, 使张妈的下身微微往前突起插在她阴道里的中指也用力的向里插了插, 这样能让我的手指在张妈的阴道里进去得更深。 这时我隐隐约约到张妈的阴道深处有一小块儿碎肉一样的东西, “难道我摸到了张妈的子宫!没想到我的手指已经进到张妈的身子里这麽深。”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将捅在张妈阴道里的手指也轻轻的抽插起来。 “这该死的蟑螂跑哪儿去了呢?”张妈还没找到呢, 此刻她做梦也没想到我的手指正在她的阴道最深处搅弄着呢!由于我的动作太大 不小心碰了桌子一下桌子上的一个香油瓶一下子倒了, 等我发现时已经撒了快一半了。 我赶紧把香油瓶扶了起来,不过这一桌的香油怎麽办呢?, 如果让张妈看到的话一定会怪我的。 想了一会儿,有了,我用右手的手指拨开张妈的阴道阴道口, 使张妈的阴道口被扩的大大的我把左手防沾了沾桌上的香油, 再让香油都流到手指上然后把食指顺着右手的那三根手指弄出的洞插入到张妈的阴道, 把手指上的香油都抹进张妈的阴道里后又拔出 再换中指…… 把几根手指都抹干净以后再把手在桌上沾一下 然后把手上的香油都抹进张妈的阴道里……反复抹了好几遍 桌上撒的香油终于干净了而这时随着张妈的唿吸从她的阴道口不断喷出香油的香气。 我又用张妈的阴部把我左手上的残留香油都蹭干净后继续扶住张妈的后腰, 将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一起慢慢插进张妈的阴道。 张妈那充满香油的阴道是那样的细滑,又爲张妈妈整理了一下被我揉弄过的阴部。 由于沾满了香油,张妈的阴唇散发出迷人的香味和耀眼的光芒。 刚把张妈的大阴唇合上, 就听见张妈说: “可打死了!大伟你看!”我赶忙把张妈的裙子放下, 只见张妈用一个夹子夹着一只蟑螂低下头来给我看 我赶忙说: “这麽大的一只啊!”然后看了看她的表情 张妈看起来很高兴根本没想到有半瓶香油已经被我弄到她的阴道里了!我扶着张妈下来, 又回到餐桌旁坐下张妈又看起了电视,我一低头看见自己的鞋带开了就猫下腰系鞋带。 系着系着突然发现张妈的坐下有一些水,仔细一看那些水粘粘胡胡的泛着亮光。 那到底是甚麽?难道是……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就悄悄的钻到桌子下看看到底是甚麽。 啊,果然不错!原来是我刚才弄进张妈阴道里的香油太多了, 加之张妈的阴部全都露在外面张妈妈一坐下, 那些香油就从张妈那微微开着的阴道口往外流出来 慢慢的顺着张妈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不能让张妈看见,得赶快把她擦干净!”看到张妈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就一头钻到桌子下。 我来到张妈的大腿前,先将地上的香油擦干净, 然后伸出舌头轻轻的将流到大腿上的香油舔干净 最后开始舔张妈阴道里的香油。 我先悄悄的钻到张妈的两条大腿腿之间,用手轻轻的把她的两片湿漉漉的阴唇分开把嘴贴了上去, 先将阴道口上的香油舔干净又把阴道口上方的尿道口也舔了舔, 然后把舌头伸进张妈的阴道里。 我的舌头很长,张妈阴道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我的舌头舔到了, 香油和张妈阴道里的分泌物混合到一起使我舔得有滋有味。 阴道里的香油舔得差不多了,可是张妈的子宫里有可能也流进了香油, 而我的舌头又够不着得需要一根长的东西把张妈的子宫里也擦一擦。 拿什麽呢?我一擡头发现桌边上放着的筷子, 就顺手那过了一支把一片餐巾纸都卷到了筷子的头上, 再把筷子头顺着张妈的阴道慢慢地插了进去。 张妈的阴道可真够深的,筷子都快到根时才感觉插到了底。 我捏住筷子扭动着,让筷子头在张妈的子宫里旋转起来。 感觉擦得差不多了,我就年捏住筷子根部,把它从张妈的阴道里拔出来。 咦,筷子上的餐巾纸呢?只见筷子头上光光的, 卷在上面的餐巾纸不知道哪去了一定是被留在张妈的阴道里了。 我赶忙放下筷子,把右手中指插进了张妈的阴道里去寻找那块餐巾纸。 我摸呀摸呀,摸便了张妈阴道里的每一个角落, 还是没有摸到餐巾纸可能是刚才筷子头插进张妈的子宫里时被留在了张妈的子宫里了!我又使劲把手指往阴道深处插了插, 手指的头部已经钻进张妈的子宫里了还是没有摸到餐巾纸。 我刚想在使劲往里插一插,突然张妈打了一个喷嚏, 吓得我赶紧把手指拔出来。 张妈这时才发现我没在座位上,四下一找发现我正跪在桌子下面, 就问: “你跪在桌子下面干什麽呀?”我赶忙说: “我的筷子掉了 我在捡筷子。 ”张妈笑着说: “筷子掉了你也用不着跪在地上捡呐, 地上怪脏的快起来吧。” 我瞥了一眼张妈那翻在内裤外并闪着油光的阴唇, 无奈的回到座位上。 怎麽办呀,如果找不到的话这块餐巾纸可能要永远留在张妈的子宫里了!我看着张妈的脸, 心里萌生一阵愧疚 可是转念一想: 这也不能全怪我呀, 谁让您的子宫口那麽紧呢现在只有寄希望于您来月经的时候让月经把它带出来了。 三。 美妙的舞蹈这时电视上演的是舞蹈大赛, 非常精彩。 张妈妈看完电视了, 她对我说: “大伟, 你会跳舞吗?”“会一点点。” “来陪我跳一个好吗?”“当然可以, 不过我跳得不太好。” “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说完,她起身关上电视后又把音响打开。 我也站起来,搂住张妈妈的腰随着音乐跳了起来。 跳了一会后张妈妈惊讶的说: “没想到你小小的年纪舞跳得蛮不错的吗!”“我以前在姐姐的生日派对上跟一个大姐姐学的。” 这时响起铁达尼号的主题曲,张妈妈听得陶醉起来, 闭上了眼睛跟我跳起来。 我跳着跳着突然发现地上有一些油迹,好象是从张妈的裙子里流出来的, 我悄悄的把张妈的短裙掀起一点往里面看原来那些油是从张妈妈的下身流出来的。 可能是刚才我弄进张妈子宫里的香油没擦干净, 此时张妈一跳舞那些残留的香油就从张妈的肉洞里一滴滴的流了出来滴到了地上。 这个情景使我的阴茎不知不觉又挺了起来, 可是鸡巴被裤子箍得非常难受我见张妈妈还在陶醉的闭着眼睛, 就悄悄的把裤口解开把我的大鸡巴和睾丸掏了出来用力的捋了起来。 此时张妈妈正闭着眼睛,看不到我正在她面前捋着大鸡巴。 捋了几下以后感觉鸡巴舒服一些了,就赶紧放开鸡巴, 把手继续搂在张妈妈的腰上生怕时间一长被张妈妈发现。 张妈妈此刻还还闭着眼,陶醉在动听的舞曲中, 只要她现在睁开眼就能看到我的那个布满青筋粗壮挺拔的大鸡巴在我的下身毫无保留的显露着。 我这样和张妈妈跳舞非常难受,我的大鸡巴就在我和张妈妈下体之间高高的挺着, 又长又硬既粗又红,象一个胡萝卜,阴茎包皮缩在后面, 龟头整个翻在外面肿胀得跟一个大蘑菇似的。 由于得不到安慰和刺激,我的鸡巴涨得非常难受, 简直都快爆炸了但我还得搂着露着性器的性感张妈不停的跳舞。 随着我跳舞的动作我的鸡巴不停地上下抖动着, 还有一些透明的液体从我龟头顶端的马眼流出来滴到地上 我觉得这样有点危险如果张妈看到我挺着鸡巴和她跳舞一定会生气的, 可是我也无法把勃起得这麽大的鸡巴收进裤口里 怎麽办呢?有了!把鸡巴藏在张妈的裙子里不就行了吗。 想到这我就把身子往下蹲了蹲,然后往前一送, 就把我的大鸡巴伸进了张妈的裙子里。 嘿,果然看不到了,我很高兴。 可是当我把身子站直时发现张妈的短裙被我的鸡巴给挑起来了, 使张妈腰部以下的整个下身都露在裙子外没有一点遮挡。 我一低头正好能看见,只见张妈两腿之间那红红的肉缝正随着张妈跳舞时两腿的挪动而一张一合的动着, 好象在不停的说着话而且还不时的有一些亮亮的液体从肉缝里渗出来滴到地上, 看到这麽美的景像我更加的难受了真有一股想让张妈爲我泄一泄火的冲动, 张妈那诱人的肉缝此刻离我胀挺的龟头只有两三厘米远 而且毫无遮掩的张着口只要我把腰部稍微往前一送我的鸡巴头就能插进张妈身体上那个最诱人的地方。 这时我竭尽全力的告戒自己: 一定要忍住, 眼前这个女人是张妈妈她也是我父母的好朋友, 我同学阿民的母亲算是我的长辈,我们不能有性关系的, 虽然她的那个地方已经被我摸过也被我舔过了 但是我们俩的生殖器可无论如何不能结合到一起的。 想到这我就努力的控制着我的下身与张妈的下身之间的距离, 尽量的向后撅着屁股争取不让我的龟头碰到张妈妈的两腿之间的那个地方。 我的大鸡巴随着我的舞步不停的上下甩着, 从我的龟头顶端渗出的透明液体被甩到张妈的裙子和大腿上很多 甚至有几滴被甩到张妈开着口的阴唇上。 张妈的阴唇缝隙处也不断的流出米黄色的液体--(就是那些香油), 但是都滴到了地上。 看到我和张妈虽然在跳着舞,但是我们俩的生殖器都露在外面, 而且都在不停的滴着液体我感觉这个景象实在有些淫秽和滑稽。 跳着跳着不知不觉我的下身越来越靠近张妈的下身。 突然我感觉从我的龟头传来一股柔软温热的奇妙感觉, 我低头一看呀,原来我的龟头已经顶到张妈阴唇的开口处了!吓得我赶紧把下身一缩使龟头离开张妈的肉缝。 啊!刚才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虽然我的龟头只和张妈的生殖器碰了一下, 但是那舒服的感觉真是爽毙了!我回味着刚才龟头触碰张妈秘处的感觉 使鸡巴涨得更厉害了感觉更难受了。 这时我又想: 反正我和张妈的阴部已经碰过一回了, 再多碰一下也无妨了。 想到这我就把弓了半天的腰直了起来。 由于我的阴茎很长,当我把下身稍微往前一送, 我的龟头一下子就顶到张妈的身体上。 太舒服了!我长嘘一口气,低头一看,我的龟头正顶着张妈右边的那片大阴唇上, 真没想到我和张妈妈的生殖器竟然能相碰到一起。 我高兴的看着我的大鸡巴被张妈的肉唇顶弯的样子, 张妈妈右侧的那片阴唇也被我的龟头顶得翻了起来 继续跟张妈走着舞步。 由于我的龟头上有不少分泌的液体,张妈的阴部上也有不少流出的香油, 使我们俩的生殖器都很滑腻跳舞的动作使我的龟头在她的阴唇上不停的滑动。 突然一个不小心,我的龟头一下子就滑进了张妈两片大阴唇之间的肉缝里。 啊!张妈的两片柔软滑嫩的肉唇温柔的包着我的龟头, 那感觉要比刚才的触碰爽十倍百倍!可是转念一想: 不行 我的鸡巴若是插进张妈的身体里会伤害到张妈的 我是个好孩子不能那样做。 可是我和张妈的下身距离相当近,想让我的龟头不碰到张妈的下身是很困难的。 我只好将身体向下蹲一点,把我的阴茎从张妈的两腿中间穿过去, 把我的生殖器藏在了张妈的身体底部。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的大鸡巴随着我跳舞的动作上下甩着, 并不停地从底下抽打着张妈身体底部的肉缝而且还发出“啪, 啪…”的声音我怕张妈听见我的阴茎抽打她的阴部的声音, 赶紧把身体站直让阴茎贴紧张妈的身体不让它再上下的甩。 张妈的肉缝还在不停地流着香油,我感觉有一些温温粘粘的液体从张妈两腿间的肉缝处不断地流出来, 顺着我的阴茎流到了我的睾丸上弄得我的整个生殖器都湿漉漉黏煳湖的。 由于我的阴茎和张妈妈的肉缝紧紧的贴着, 使得我和张妈跳舞时我的阴茎不时停地摩擦着她的肉缝。 不一会张妈那微微开一点的肉缝就被我的阴茎顶得张大裂口夹住了我的阴茎。 使得张妈的大腿上和阴唇上以及被裂开的小内裤上都被我龟头上的液体弄得湿湿的而我的阴茎也被从张妈阴道里流出的香油弄得一下子油乎乎的。 我的龟头碰着张妈那柔软阴唇的感觉也非常刺激。 我一边跳舞我的大鸡巴一边轻轻的抽打着张妈妈的阴唇。 张妈听音乐听得太认真了,连我的鸡巴抽打在她的阴唇上发出 “啪, 啪…”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我怕声音太大让张妈听见,就把龟头顶到张妈的两片阴唇之间用力的顶着, 不让鸡巴来回动。 可是由于沾满了香油我的龟头和张妈的肉缝上黏煳煳湿漉漉的, 随着我们的动作我的龟头就沿着张妈的肉缝来回的摩擦 摩着摩着我的龟头就陷进了那两片肉唇里了。 跳着跳着,我的龟头越来越深的往张妈的身子里钻, 张妈妈一个分腿的动作我正好下身向前一耸, 我的整条大鸡巴一下子全部插进了张妈的阴道里。 啊,我的阴茎竟然真的插进张妈的阴道里了!我长这麽大还从来没这麽爽过, 没想到把鸡巴插进一个女人的下身里是那麽的舒服 那麽的刺激。 这是不是就应该算是我和张妈妈已经性交上了, 能和张妈做爱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啊!但是此时此刻张妈那湿湿热热滑滑嫩嫩的美妙阴道正紧紧的裹着我的阴茎 使我爽得差点叫出声来!我又擡起头来看着张妈的表情 张妈还陶醉在优美的音乐中根本没想到她的性器和我的性器已经紧紧的结合到一起了!我又把阴茎往张妈阴道的更深处顶了顶, 隐隐约约感到我的龟头顶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原来我的龟头已经顶到张妈的子宫口了!我轻轻的把龟头插进张妈的子宫里 随着舞曲将我的阴茎在张妈的阴道里慢慢的抽插起来。 我的龟头不断地进出张妈的子宫,而龟头上的棱也不断的来回刮着张妈阴道深处的子宫口。 张妈好象根本没有感觉出有一个又粗又长的肉棍已经闯进了她的生殖器的最深处, 还在闭着眼边欣赏着音乐边跳舞。 随着张妈的舞步,她的阴唇一开一合地夹着我的阴茎根部, 她的阴道也时松时紧地按摩我的阴茎而且随着张妈的唿吸我的龟头被张妈的子宫一下一下地吸狁着。 这时我的阳具被张妈火热的肉穴紧紧地裹住, 使我仿佛置身于天堂一样。 我也紧搂着张妈的腰一边和她跳舞一边感受着与她性交的快感。 插着插着我忽然感觉我的龟头顶到一个东西, 这个东西感觉不象是张妈子宫里的嫩肉倒象是团纸。 哦,可能是刚才爲张妈擦拭子宫里时弄进的那块餐巾纸, 原来真的在她的子宫里。 我这个祸惹得可真不小,如果那团纸真的自己流不出来的话再有人把龟头插进张妈的子宫里一定能感觉出来的, 那可就出大笑话了。 唉,我刚才太不小心了。 我用力地抽插着,我隐隐约约听到从我和张妈的生殖器结合处传来“扑哧, 扑哧”的声音我低头一看,只见一汩汩的白汤我的两个睾丸也随着我的动作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张妈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 就当是我的睾丸在爲张妈的阴唇做按摩。 我突然有一个念头闪过: 我这样和张妈性交是不是乱伦呀!她可是我的长辈, 同学的母亲 我非常尊敬的张妈呀!可是转念一想: 管她呢, 她又不是我的亲妈我和她干完以后我不说她也不知道我和她发生肉体关系, 我还会象原来一样尊敬她也就不会有人知道她已经和我性交过了。 再说她儿子是我的好朋友,她和我父母也是好朋友, 我也该多了解了解她。 想着想着我更加卖力地抽插起我插在她阴道里的阳具。 一段长长的舞曲快完了,此时我也达到了高潮。 我搂着张妈的腰将我的龟头深深的插进她的子宫里勐插了几下, 然后边走着舞步边射出浓浓的精液。 我忽然感觉我的精液是那麽的多,阴茎插在张妈的阴道内不停地射着, 足足射了半分锺!啊!能把阴茎插在张妈的阴道内射精真是太另人兴奋和满足了。 我边看着张妈的脸边射着精液, 心里对张妈说: “张妈妈, 大伟现在把身上最好的东西献给您了希望您能喜欢。” 我的龟头插在张妈子宫的最深处尽情地喷射着滚烫的精液, 使张妈的子宫被我的精液灌满了。 我在张妈的子宫里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并没有急着把我的阴茎拔出来, 我还要这样和她结合着多感受一会张妈那令人着迷的肉穴。 音乐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不得不把鸡巴从张妈那温暖的阴道里拔出来。 唉!要是我的大鸡巴能永远插在张妈那带给人温暖和欢乐的阴道内不拔出来的话那该多好呀。 我把鸡巴在张妈雪白的大腿上蹭干净后收进了裤口里。 这时音乐也结束了, 张妈也睁开了眼睛说: “这首曲子真动人啊!”哈, 张妈真是够专心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被我干过了!张妈还要和我再跳一个。 天哪,我哪还有体力再和您跳,刚才一边跳舞一边爲您受精使我的腿都快软了, 您也太不心疼我了 好歹我也是您儿子的同学啊!我说: “对不起张妈, 现在我该回家做作业了不然爸爸妈妈又该说我了。 等改天我再和您跳吧。” 张妈妈遗憾的说: “好吧,我送送你。” 张妈把我送到大门口,挥手向我道别。 我向前走了几步也回头向她道别,可是我突然吓了一大跳, 因爲我发现张妈的内裤右边的裤管还勒在左边的阴唇外侧 她那红红的屄完全露了在外面而且两片阴唇分得开开的, 连阴道口都看得清清楚楚。 由于刚才我射进她身子里的精液太多了,此时随着张妈挥着手, 一股股黏煳煳白花花的精液正从她的阴道口里往外流出来 顺着两条雪白大腿的内侧流到脚上把高跟鞋都弄湿了。 这个情景真是太刺激了,这可是在胡同里呀, 若是被别人看见……我还是赶紧走吧。 想到这我匆匆的向她道完别转身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