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凌虐后没多久,比吕便将小惠叫到森林中。这是想尽快对小惠进行第二次凌虐以免她赶不上其他两人?还是,比吕对洞悉一切、掌控所有情势的黑田所流露出的抗拒心态?不管怎样,比吕已经开始对小惠进行第二次凌虐。“喂!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怎么做吧?快脱!”小惠不仅不吭一声,甚至看不出半点困惑,她慢慢解开钮扣,将连身洋装应声落地。柔和的月光照射在穿着内衣裤、背靠树干站立的小惠身上,形成一种如诗如昼的光景。可是,现在在小惠面前的,不是帝都艺术大学的学生比吕。“哼,内衣裤还是那么倒人胃口,就算胸罩有蝴蝶结,男人也不会高兴。没有魅力的人就要多用点脑筋!”“请问……要不要脱内衣裤?”“那种事不要问自己也……不,等等。胸罩撩到上面,内裤稍微挪开,呈丰脱状态好了!”小惠听命行事。裸露的乳头也许是因异常兴奋之故,硬梆梆地突起。下半身浓密的毛丛在内裤褪下的刹那问,因森林的风而摇曳土姿。“哼、哼、哼……这样就有魅力多了,你可以试着用这副模样向喜欢的人告白,不过想诱惑我这种人还早得很。接下来,你就这个样子手淫,像平常那样……是不行的,要比平常更加淫荡……!”“……别再做这种事了……!”在这之前一直都乖乖听话的小惠,突然插进来这么一句话,而且口气隐含着某种劝说意味。“什么?‘别再做’?你是哪根葱……!”因奴隶突如其来的反杭而勃然大怒的比吕,耳边接着又是一阵冲击。“你……是铃森同学吧?对不对?”“什……!你、你在说什么蠢话……不过也难怪啦!因为那个铃森是你喜欢的家伙嘛。唉——,受不了被我强奸的打击终于疯了吗?你这女人有妄想症!”“你不需要隐瞒,因为上次……!”比吕在上次凌虐后所抱持的不协调感,其实指的正是小惠已经在中途注意到蒙面凌虐者即是比吕一事。原因出在比吕的声音。当时比吕一如往常慎重地压低声调,没想到却遭到小惠无预警的突袭,以致于跌倒而不小心回到原来的声音,被小惠听到则是他的致命伤。“……那个声音我一听就知道:即使看不到脸,尤凭气氛就可以认是你是铃森同学!”情况完全出乎意料,比吕只能继续装蒜。“哼,随你怎么说!不过你也真奇怪,知道对方是强奸自己的犯人还敢出言谴责……更甚的是,你居然还会被我—一度叫来这里,这太矛盾了!”“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小惠的告白终于使比吕方才口中说的玩笑话兑现。“所以,我希望你别再做这种事。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何会这么做,不过最大的原因恐怕。是……求求你,停手吧:要是知道现在的你变成这样,在天国的小百合——是也……!”啪!比吕突然重重甩了小惠一个巴掌。头套下清晰可见的的眼睛,愤怒地俯视不支倒地的小惠。“……说话时问结束。想把我当做谁是你的自由,反正我要做的终究只有一件事!”比吕冷漠地说完后,将尚未充分勃起的肉棒塞入小惠口中。“铃森同学,住……嗯——!嗯、嗯——!”“喂,要用心舔喔!我是你喜欢的铃森同学,这个是铃森同学的阴茎。是不是高兴得想哭?想要这个想要得不得了,每晚都用手淫来安慰自己对不对!”完全没有口交经验的小惠,因为口中突然含入阴茎,一时忘记用鼻子唿吸而发出痛苦的呻吟。“唉——,这样的话,恐怕连铃森同学都要失望了。无法好好吸吮阴茎的女人,她的阴部也没什么好……嗯?”比吕将视线移至小惠的私处时,眼尖地察觉到方才因风摇曳的阴毛,这会儿已经粘贴在皮肤上。没错,小惠的私处在这种状况下开始潮湿了。“嘿,你的爱慕之情太惊人了。一含住铃森同学的阴茎,那里就会立刻淹大水吗?”被阴茎塞住嘴巴的小惠不断摇头,眼神诉说不对之意,本人大概也料想不到自己会湿了吧。“不过,很遗憾。我要是铃森同学的话,或许会被你这副淫荡的模样感动,然后就这样进入充满爱意的性行为阶段,可惜我不是。所以,现在我不会理你那渴望被人搞的阴部,我要玩的是这里……!”比吕推开小惠的屁股,用力将手指插入中央的窄孔直到根部。然后,又将另一根手指……。“呜——!呜……呜……!”“啊,好像太挤了。不过,如此一来大便会畅通无阻,不会有便秘的困扰!”发言结束后,口内射精立刻侵袭而来。下巴和鼻子被比吕强行按住的小惠,一滴也不剩地饮下。在知道口交这种行为时,小惠怎么也无法相信有人敢喝男性精液,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若是喜欢的人就无所谓。而这个想法居然在料想不到、最坏的情况下实现……。※※※即使被识破身分,比吕最后依旧死不认帐,凌虐行为也贯彻到底,可是内心毕竟起了波涛。凌虐后,飞也似的逃回公馆的比吕,好不容易在走廊上歇了口气。(接下来该怎么办……虽然身分迟早会明朗化,可是曝光和被拆穿有天壤之别,这个败笔要是被黑田他们知道的话……。)这时,站在走廊上思考的比吕,看到美树穿着猫味图案的睡衣出现。“啊,美树……我今晚睡不太着……!”看到比吕后,美树立刻露出害怕的表情后退。“呜……!你、你、你是哪位?难道是小偷先生?”“喂,把我当小偷太过分了。是我,这张脸你忘……啊……!”比吕察觉到自己的失误。他还戴着头套。“啊……那声音,是比吕少爷吧?为什么戴那种帽子……?”连美树都发现到他是比吕了。蒙面男==比吕的昼面要是从美树口中传到小枫或千砂耳里的话,一切都玩完了。(不封住美树的口不行……看来还是……。)瞬间下是决心的比吕,取下头套露出真面目。“……没错,美树。是我,铃森比吕!”“果然猜得没错。比吕少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睡?谁在玩游戏吗?我猜您一是是当坏人角色,因为这个样子怎么看都……!”比吕突然搂住美树,就这样把她带到自己房内。还搞不清状况的美树被比吕这么一抱,脸颊倏地通红且倒柚了口气。“请问——,我是被坏人比吕少爷掳是的角色吗?”美树好不容易发现到比吕并非平常的他,是在自己被强行夺是初吻且乳房被揉弄时。“嗯……啊……请、请住手、比吕少爷!游戏玩得太过火了……!”发现到时,为时已晚。凌虐者模式的开关已经开启,比吕将不断抗拒的美树压在最近的墙壁上。两人离开的唇又重叠在一起,比吕的舌头强行与美树的舌头交缠:然后,比吕的手潜入睡衣中,直接触摸美树没有穿胸罩的丰胸,手掌搓揉巨乳的力道自然加重,指头则玩弄胸顶。“啊、嗯……您真的……嗯……是比吕少爷吗?”“没错。平常的我根本不是什么亲切温柔的好青年,真正的我其实是个喜欢侵犯女人的粗暴男子,美树!”比吕在说话时亦没有停止脱去美树两件式睡衣的动作,美树身上最后只剩下一件与睡衣成套、有猫咪图案的内裤。“啊!请、请不要看,比吕少爷。我还没有被人看过……!”美树蹲下隐藏身体,可是比吕不允许如此。巨乳就算没穿胸罩也不会崩落,屁股丰腴而有弹性得令人不禁想用脸颊摩擦,连接—一者的纤腰彷佛穿着紧身内衣般曲线优美。尽管具有母性光辉,美树的皎好身材还是凌驾在那三个女人之上。“你的身体还没有……总之,就是没经验,白白糟蹋好东西罗。真的吗?”“真的!我还是处女,姑娘家!”“喂,你是什么时代的人啊。唉,算了。那么,就请那个碍事的猫咪退场,让我参观一下你那还没有破掉的膜吧!”“碍事的猫咪?我的膜?比吕少爷说的话我一点也……!”当美树察觉到‘猫咪’是内裤图案,‘膜’是处女膜时,内裤已经被比吕的手褪至膝部,私处完全裸露在外。“啊——!我……我的下体……不可以看!”看到两手被按住的美树,双腿交叉急欲隐藏私处的模样,比吕抬起她叠在上面的脚,以便详细观察双腿之间的女性部分。“喂,这是你自己剃的吗?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好意思被看!”美树的私处阴毛少得可怜,如胎毛般稀疏,也就是所谓的白虎。倘若淡红色花办没有突出,则几乎与小女孩的那个没有两样。“我、我才没有剃呢!一直都是这样。我也很烦恼……有好几次想找医生商量…“一是是手淫过度磨坏了!”“是、是吗?一个礼拜一次算过度吗?”美树把没品的玩笑当真,天生少根筋的个性让比吕不由得苦笑,(这家伙真是……算了,看在她少根筋的份上,就饶过她的处女吧。)凌虐时一向残酷无情的比吕之所以这么决定,是因为美树不是那个‘工作’的范围……或许不只如此也说不是。“喂,美树,我可以不跟你做爱。不过……!”“真的吗!我什么都愿意做!因为我已经决定要在结婚度蜜月的初夜把处女奉献给心爱的丈夫!”美树的每一句发言都令人双腿发软,比吕命令她四肢着地趴下。坐在床边的比吕将屹立的阴茎亮在她的眼前。“哇—!您怎么了,比吕少爷,阴茎肿成这样……?”“喂,你白痴啊。这是勃起,勃起啦!别把人家的阴茎说得好像生病似的!”“哇,这个就是那个吗……我只看过弟弟的……啊,是在洗澡的时候。我弟弟都是小学生了还不会自己洗头……!”和美树交谈后,脾气有越来越温和倾向的比吕,眼看阴茎即将萎缩,于是赶紧命令美树口交。“比吕少爷……我虽然有听人家说过,可是从来没做过,不知道该怎么办……”美树都这么说了比吕也没办法,所以只好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舔’的指令下达后,美树并未露出特别嫌恶的表情,舌头细腻地在阴茎上游动……‘含’的指令下达后,她立刻吞到喉咙深处,没有下令但舌头却自动缠绕……当比吕进一步命令‘用胸夹住’要求乳交时……。“嘿哟……嘿哟……比吕少爷的阴茎好像越来越大了,而且硬梆梆又热腾腾的……我觉得好可爱喔!”就算美树半广播式的发言再令人扫兴,她那弹性绝佳的胸部也是极品,不一会儿功夫使让比吕达到极限。“美树……要射精了,孔交停止,嘴巴再含一次……喝下去!”“是、是的!啊——嗯……嗯!嗯——!嗯……嗯……!”在口中接受射精的刹那问,美街虽然瞠目结舌但并未离开阴茎,她将不断脉动喷出的精液饮尽,并忠实地执行命令,从阴茎吸出最后一滴精液。“唿……精液好苦喔。为什么这个可以制造出那么可爱的小婴儿呢?”比吕有种你问我、我问谁的感觉。性欲是满足了,但却一点也没有凌虐女人的充实咸。(哼……这样能够封住美树的口吗?看来还是得将她的处女……。)美树在不知道贞好即将再度面临危机的情况下,清理着比吕的阴茎,那副雀跃的模样……不,她的腰好像在扭动。“嗯,美树,你怎么了?吸过我的阴茎后开始兴奋了吗?”“不是……其实,我原本是在房间上厕所的……因为发现卫生纸用完了想到仓库拿的时候,在走廊上遇到您……直到现在才想起来……!”比吕的嘴角不怀好意地扬起。“我会让你小便,只不过……!”说完,比吕从后面抱起美树,让她保持双脚张开的姿势。然后,面对的方向不是门,而是反方向的窗户。“啊!比、比吕少爷,您做什……为什么窗户会开着?”“你还不知道吗?窗外的草坪偶尔也该施肥……不,对少根筋的你说话必须直接了当才行。总之,我要你在这里小便!”“什么……!那、那种事我做不到!就算是比吕少爷的命令也……!”美树满脸通红,开始反抗急欲挣脱比吕的手。“没错,我就是想要这些话、这个讨厌的表情。来,放吧,美树!”比吕不理会美树的央求,手指来回挖掘尿道口不断给与刺激。由于美树迟迟不放,因此手指便加大刺激范围,结果爱液比尿液早一步分泌出来。“喂,我叫放的是小便,不是这种粘煳煳的汁液!”“因为,那。正比吕少爷您……啊、不行、要出来了……比吕少爷,厕所……!”“不行,在这里放,我要从头看到尾!”“丢死人了……不行,忍不住了……不要——!”尿液几乎在美树大叫的同时放出。忍得越久,水势就越强。强劲的金黄色液体书一出一条抛物线朝黑暗中释放。“出来了……尿出来了!在比吕少爷面前……啊……!”小便结束的瞬间,因冲击太大之故,美树达到了小高潮。从双腿之间流出的尿液和爱液滴落到窗边。将这一连串情景全部拍入相机的比吕,这次总算是满是了。